念佛會簡介
1
最新消息
2
法雷音0913
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 台北法雷念佛會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
法 雷 第91號(1984早7月) 依空手      頂戴之寶          無盡藏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瑞劔      卷頭言     瑞劔 若成為今死的話,則任何一點用處都沒有者。因為以連一點用處都不持有而給與御救助,所以難能可貴(感謝,值得慶喜)。「難能可貴」者,是於仰信了如來的不可思議為不思議處,自然而然地湧起之歡喜。 念佛者是信心歡喜的生活。      信心銘(九十一)           瑞劔  彌陀成佛已來者 於今蒙賜過十劫 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 南無阿彌陀佛,是彌陀的正覺,是一切眾生往生之體,是證據,是本願,是本願力,是法界的真理,是悲智圓滿的光明。「法身光輪」,是阿彌陀如來(報身佛)的「無礙光明」。於『教行信證』的「總序」曰: 「無礙光明破無明闇惠日」。 破(照破)衆生的無明煩惱者,是阿彌陀如來的「無礙光明」(大智大悲之本願力的光明)。「無礙光明」是南無阿彌陀佛。是「難思弘誓」。「法身光輪」之一句,盡『和讚』之全部,覆蓋『教行信證』之全野,是「可出生死之道」。暄嘩地說信心呀和念佛,而不知其之本源者,無法往生。 云為聞「佛願的生起本末」者,以「無礙光明」之一句而能肚飽飽。不能以「無礙光明」之一句而肚飽飽者,即便讀一萬卷的佛經、記住著千句.萬句了,亦都是知解分別的分齊(圈內)。「法身光輪」「無礙光明」,是月一輪之風情。是「東天的旭日」。凡夫的「知識」呀、和「思慮分別」,都是「妄念」。如依「妄念」的話,則不能渡生死的大海。將全生命,懸繫於「無礙光明」一個,而若無信心歡喜者,則連什麼都不成。太陽出來的話,則十方之闇皆能晴朗。在多麼強大明朗地活下去了之處,那是「世法」,而不是「佛法」。知道說「獲得信心的話則能往生」之事,而不知道「無礙光明」。 言「依本願力而往生」 「依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而往生」 之事者,都有釋迦.彌陀二尊、一切諸佛、七高僧並聖人的證誠(證明)。都沒有絲毫疑的餘地。忘記而不行之事者: (一)說自己是凡夫之事。凡夫者於妄念外無別心。 (二)「信心」者至心信樂,忘己,而唯只有仰信。 (三)信心者接觸老師、聖人七高僧和如來的大人格之事就是信心。即信心是人格的接觸。 「法身光輪」是從無始之昔,直到未來永久劫之末皆給與呼喚到底的「呼喚聲」。其「呼喚聲」就是信心。招喚之勅命就是信心。沒有快點想得到信心而往生地用心之必要。 又「法身光輪」,是如來不思議的佛智。佛智不思議,是誓願不思議。於『御本典』的「總序」曰: 「難思弘誓 度難度海大船, 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惠日」。 這就是和 「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 相同的意味。 明明都無法信憑,卻美月從雲間,若是慢慢地露出者,則是「啊月亮」、「哎呀,月亮」地,不知不覺地說出吧。這就是讚嘆聲。聖人稱讚: 「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 呀,是御讚嘆如來(法身)之極致了。 到說無論如何都無法獲得信心,而哭泣著之處, 「難思弘誓 度難度海大船, 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惠日」 地聞的話,就成為「哎呀真歡喜」。將「生死海」之事說為「難度海」。生了大病,醫生束手無策了,一旦於死大家都好,就不得不死。死去之前,是明呢或暗呢?是真暗闇吧。是說那樣為「難度海」呀。給與渡此「難度海」的,是唯只有阿彌陀如來的「弘誓船」。死去之前的,給與照亮真暗闇之夜道的,是只有阿彌陀如來的「無礙光明」。「無礙」者,不被眾生的惡業煩惱所漏掉,有罪之原樣地,有煩惱之原樣地,就這樣地,給與救助呀就是「無礙光明」。「無礙光明」是無礙的佛智。其故,是稱阿彌陀如來為「盡十方無礙光如來」呀。「無礙」真難能可貴呀。光明者將不可思議的佛智說為「光明」。阿彌陀如來的佛智,是不可思議。一旦說何處不可思議呢,就說為 「滅智愚之毒」 而因為智者也好愚者也好、賢者也好愚者也好、罪多者也好少者也好、女人也好孩子也好都一樣地給與救助,所以如來的佛智是不可思議。即便信心,亦不是車票故,亦不是牡丹餅。頂戴了不思議的佛智,為「真不思議的啊」的就是信心。於『和讚』曰: 「將信不思議佛智 蒙賜作為報土因」。 言為「佛智」的,是天地萬物、人生的真理之全體和依佛陀的大寂定(禪定、三昧)而發揮了心性的真理之全體,特別將阿彌陀如來本願力的南無阿彌陀佛功德之全體,併稱為「佛智」呀。說 「依信心而往生」 「依念佛而往生」 的,是以佛智的不思議而往生之事。將其之佛智不思議,說為「法身光輪」,又說為「無礙光明」。 凡夫的智慧,全是相對的智慧。物有而心動,物有而得到知識。說那個為相對的智慧。無論知道什麼、無論想什麼全都是相對性。以相對智慧的話,則生死問題無法解決。即使是神信心,亦以用相對之我欲心而信仰的話,則無法至真解脫(大涅槃)。以 「若非佛因者,則不得佛果」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9733.html 法雷音 091 2023-10-30 2024-10-30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9733.html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9733.html
https://schema.org/EventMovedOnline https://schema.org/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
2023-10-30 http://schema.org/InStock TWD 0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9733.html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
法 雷 第91號(1984早7月) 依空手      頂戴之寶          無盡藏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瑞劔      卷頭言     瑞劔 若成為今死的話,則任何一點用處都沒有者。因為以連一點用處都不持有而給與御救助,所以難能可貴(感謝,值得慶喜)。「難能可貴」者,是於仰信了如來的不可思議為不思議處,自然而然地湧起之歡喜。 念佛者是信心歡喜的生活。      信心銘(九十一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瑞劔 「彌陀成佛已來者 於今蒙賜過十劫 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 南無阿彌陀佛,是彌陀的正覺,是一切眾生往生之體,是證據,是本願,是本願力,是法界的真理,是悲智圓滿的光明。「法身光輪」,是阿彌陀如來(報身佛)的「無礙光明」。於『教行信證』的「總序」曰: 「無礙光明破無明闇惠日」。 破(照破)衆生的無明煩惱者,是阿彌陀如來的「無礙光明」(大智大悲之本願力的光明)。「無礙光明」是南無阿彌陀佛。是「難思弘誓」。「法身光輪」之一句,盡『和讚』之全部,覆蓋『教行信證』之全野,是「可出生死之道」。暄嘩地說信心呀和念佛,而不知其之本源者,無法往生。 云為聞「佛願的生起本末」者,以「無礙光明」之一句而能肚飽飽。不能以「無礙光明」之一句而肚飽飽者,即便讀一萬卷的佛經、記住著千句.萬句了,亦都是知解分別的分齊(圈內)。「法身光輪」「無礙光明」,是月一輪之風情。是「東天的旭日」。凡夫的「知識」呀、和「思慮分別」,都是「妄念」。如依「妄念」的話,則不能渡生死的大海。將全生命,懸繫於「無礙光明」一個,而若無信心歡喜者,則連什麼都不成。太陽出來的話,則十方之闇皆能晴朗。在多麼強大明朗地活下去了之處,那是「世法」,而不是「佛法」。知道說「獲得信心的話則能往生」之事,而不知道「無礙光明」。 言「依本願力而往生」 「依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而往生」 之事者,都有釋迦.彌陀二尊、一切諸佛、七高僧並聖人的證誠(證明)。都沒有絲毫疑的餘地。忘記而不行之事者: (一)說自己是凡夫之事。凡夫者於妄念外無別心。 (二)「信心」者至心信樂,忘己,而唯只有仰信。 (三)信心者接觸老師、聖人七高僧和如來的大人格之事就是信心。即信心是人格的接觸。 「法身光輪」是從無始之昔,直到未來永久劫之末皆給與呼喚到底的「呼喚聲」。其「呼喚聲」就是信心。招喚之勅命就是信心。沒有快點想得到信心而往生地用心之必要。 又「法身光輪」,是如來不思議的佛智。佛智不思議,是誓願不思議。於『御本典』的「總序」曰: 「難思弘誓 度難度海大船, 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惠日」。 這就是和 「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 相同的意味。 明明都無法信憑,卻美月從雲間,若是慢慢地露出者,則是「啊月亮」、「哎呀,月亮」地,不知不覺地說出吧。這就是讚嘆聲。聖人稱讚: 「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 呀,是御讚嘆如來(法身)之極致了。 到說無論如何都無法獲得信心,而哭泣著之處, 「難思弘誓 度難度海大船, 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惠日」 地聞的話,就成為「哎呀真歡喜」。將「生死海」之事說為「難度海」。生了大病,醫生束手無策了,一旦於死大家都好,就不得不死。死去之前,是明呢或暗呢?是真暗闇吧。是說那樣為「難度海」呀。給與渡此「難度海」的,是唯只有阿彌陀如來的「弘誓船」。死去之前的,給與照亮真暗闇之夜道的,是只有阿彌陀如來的「無礙光明」。「無礙」者,不被眾生的惡業煩惱所漏掉,有罪之原樣地,有煩惱之原樣地,就這樣地,給與救助呀就是「無礙光明」。「無礙光明」是無礙的佛智。其故,是稱阿彌陀如來為「盡十方無礙光如來」呀。「無礙」真難能可貴呀。光明者將不可思議的佛智說為「光明」。阿彌陀如來的佛智,是不可思議。一旦說何處不可思議呢,就說為 「滅智愚之毒」 而因為智者也好愚者也好、賢者也好愚者也好、罪多者也好少者也好、女人也好孩子也好都一樣地給與救助,所以如來的佛智是不可思議。即便信心,亦不是車票故,亦不是牡丹餅。頂戴了不思議的佛智,為「真不思議的啊」的就是信心。於『和讚』曰: 「將信不思議佛智 蒙賜作為報土因」。 言為「佛智」的,是天地萬物、人生的真理之全體和依佛陀的大寂定(禪定、三昧)而發揮了心性的真理之全體,特別將阿彌陀如來本願力的南無阿彌陀佛功德之全體,併稱為「佛智」呀。說 「依信心而往生」 「依念佛而往生」 的,是以佛智的不思議而往生之事。將其之佛智不思議,說為「法身光輪」,又說為「無礙光明」。 凡夫的智慧,全是相對的智慧。物有而心動,物有而得到知識。說那個為相對的智慧。無論知道什麼、無論想什麼全都是相對性。以相對智慧的話,則生死問題無法解決。即使是神信心,亦以用相對之我欲心而信仰的話,則無法至真解脫(大涅槃)。以 「若非佛因者,則不得佛果」,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5501.html 法雷音 091 2023-10-30 2024-10-30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5501.html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5501.html
https://schema.org/EventMovedOnline https://schema.org/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
2023-10-30 http://schema.org/InStock TWD 0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5501.html

法雷音 091

91號(19847月)

依空手

     頂戴之寶

         無盡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瑞劔

     卷頭言     瑞劔

若成為今死的話,則任何一點用處都沒有者。因為以連一點用處都不持有而給與御救助,所以難能可貴(感謝,值得慶喜)。「難能可貴」者,是於仰信了如來的不可思議為不思議處,自然而然地湧起之歡喜。

念佛者是信心歡喜的生活。

     信心銘(九十一)           瑞劔

 彌陀成佛已來者 於今蒙賜過十劫

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

南無阿彌陀佛,是彌陀的正覺,是一切眾生往生之體,是證據,是本願,是本願力,是法界的真理,是悲智圓滿的光明。「法身光輪」,是阿彌陀如來(報身佛)的「無礙光明」。於『教行信證』的「總序」曰:

「無礙光明破無明闇惠日」。

破(照破)衆生的無明煩惱者,是阿彌陀如來的「無礙光明」(大智大悲之本願力的光明)。「無礙光明」是南無阿彌陀佛。是「難思弘誓」。「法身光輪」之一句,盡『和讚』之全部,覆蓋『教行信證』之全野,是「可出生死之道」。暄嘩地說信心呀和念佛,而不知其之本源者,無法往生。

云為聞「佛願的生起本末」者,以「無礙光明」之一句而能肚飽飽。不能以「無礙光明」之一句而肚飽飽者,即便讀一萬卷的佛經、記住著千句.萬句了,亦都是知解分別的分齊(圈內)。「法身光輪」「無礙光明」,是月一輪之風情。是「東天的旭日」。凡夫的「知識」呀、和「思慮分別」,都是「妄念」。如依「妄念」的話,則不能渡生死的大海。將全生命,懸繫於「無礙光明」一個,而若無信心歡喜者,則連什麼都不成。太陽出來的話,則十方之闇皆能晴朗。在多麼強大明朗地活下去了之處,那是「世法」,而不是「佛法」。知道說「獲得信心的話則能往生」之事,而不知道「無礙光明」。

言「依本願力而往生」

「依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而往生」

之事者,都有釋迦.彌陀二尊、一切諸佛、七高僧並聖人的證誠(證明)。都沒有絲毫疑的餘地。忘記而不行之事者:

(一)說自己是凡夫之事。凡夫者於妄念外無別心。

(二)「信心」者至心信樂,忘己,而唯只有仰信。

(三)信心者接觸老師、聖人七高僧和如來的大人格之事就是信心。即信心是人格的接觸。

「法身光輪」是從無始之昔,直到未來永久劫之末皆給與呼喚到底的「呼喚聲」。其「呼喚聲」就是信心。招喚之勅命就是信心。沒有快點想得到信心而往生地用心之必要。

又「法身光輪」,是如來不思議的佛智。佛智不思議,是誓願不思議。於『御本典』的「總序」曰:

「難思弘誓 度難度海大船,

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惠日」。

這就是和

「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

相同的意味。

明明都無法信憑,卻美月從雲間,若是慢慢地露出者,則是「啊月亮」、「哎呀,月亮」地,不知不覺地說出吧。這就是讚嘆聲。聖人稱讚:

「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

呀,是御讚嘆如來(法身)之極致了。

到說無論如何都無法獲得信心,而哭泣著之處,

「難思弘誓 度難度海大船,

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惠日」

地聞的話,就成為「哎呀真歡喜」。將「生死海」之事說為「難度海」。生了大病,醫生束手無策了,一旦於死大家都好,就不得不死。死去之前,是明呢或暗呢?是真暗闇吧。是說那樣為「難度海」呀。給與渡此「難度海」的,是唯只有阿彌陀如來的「弘誓船」。死去之前的,給與照亮真暗闇之夜道的,是只有阿彌陀如來的「無礙光明」。「無礙」者,不被眾生的惡業煩惱所漏掉,有罪之原樣地,有煩惱之原樣地,就這樣地,給與救助呀就是「無礙光明」。「無礙光明」是無礙的佛智。其故,是稱阿彌陀如來為「盡十方無礙光如來」呀。「無礙」真難能可貴呀。光明者將不可思議的佛智說為「光明」。阿彌陀如來的佛智,是不可思議。一旦說何處不可思議呢,就說為

「滅智愚之毒」

而因為智者也好愚者也好、賢者也好愚者也好、罪多者也好少者也好、女人也好孩子也好都一樣地給與救助,所以如來的佛智是不可思議。即便信心,亦不是車票故,亦不是牡丹餅。頂戴了不思議的佛智,為「真不思議的啊」的就是信心。於『和讚』曰:

「將信不思議佛智 蒙賜作為報土因」。

言為「佛智」的,是天地萬物、人生的真理之全體和依佛陀的大寂定(禪定、三昧)而發揮了心性的真理之全體,特別將阿彌陀如來本願力的南無阿彌陀佛功德之全體,併稱為「佛智」呀。說

「依信心而往生」

「依念佛而往生」

的,是以佛智的不思議而往生之事。將其之佛智不思議,說為「法身光輪」,又說為「無礙光明」。

凡夫的智慧,全是相對的智慧。物有而心動,物有而得到知識。說那個為相對的智慧。無論知道什麼、無論想什麼全都是相對性。以相對智慧的話,則生死問題無法解決。即使是神信心,亦以用相對之我欲心而信仰的話,則無法至真解脫(大涅槃)。以

「若非佛因者,則不得佛果」

法雷音 091

91號(19847月)

依空手

     頂戴之寶

         無盡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瑞劔

     卷頭言     瑞劔

若成為今死的話,則任何一點用處都沒有者。因為以連一點用處都不持有而給與御救助,所以難能可貴(感謝,值得慶喜)。「難能可貴」者,是於仰信了如來的不可思議為不思議處,自然而然地湧起之歡喜。

念佛者是信心歡喜的生活。

     信心銘(九十一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瑞劔

「彌陀成佛已來者 於今蒙賜過十劫

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

南無阿彌陀佛,是彌陀的正覺,是一切眾生往生之體,是證據,是本願,是本願力,是法界的真理,是悲智圓滿的光明。「法身光輪」,是阿彌陀如來(報身佛)的「無礙光明」。於『教行信證』的「總序」曰:

「無礙光明破無明闇惠日」。

破(照破)衆生的無明煩惱者,是阿彌陀如來的「無礙光明」(大智大悲之本願力的光明)。「無礙光明」是南無阿彌陀佛。是「難思弘誓」。「法身光輪」之一句,盡『和讚』之全部,覆蓋『教行信證』之全野,是「可出生死之道」。暄嘩地說信心呀和念佛,而不知其之本源者,無法往生。

云為聞「佛願的生起本末」者,以「無礙光明」之一句而能肚飽飽。不能以「無礙光明」之一句而肚飽飽者,即便讀一萬卷的佛經、記住著千句.萬句了,亦都是知解分別的分齊(圈內)。「法身光輪」「無礙光明」,是月一輪之風情。是「東天的旭日」。凡夫的「知識」呀、和「思慮分別」,都是「妄念」。如依「妄念」的話,則不能渡生死的大海。將全生命,懸繫於「無礙光明」一個,而若無信心歡喜者,則連什麼都不成。太陽出來的話,則十方之闇皆能晴朗。在多麼強大明朗地活下去了之處,那是「世法」,而不是「佛法」。知道說「獲得信心的話則能往生」之事,而不知道「無礙光明」。

言「依本願力而往生」

「依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而往生」

之事者,都有釋迦.彌陀二尊、一切諸佛、七高僧並聖人的證誠(證明)。都沒有絲毫疑的餘地。忘記而不行之事者:

(一)說自己是凡夫之事。凡夫者於妄念外無別心。

(二)「信心」者至心信樂,忘己,而唯只有仰信。

(三)信心者接觸老師、聖人七高僧和如來的大人格之事就是信心。即信心是人格的接觸。

「法身光輪」是從無始之昔,直到未來永久劫之末皆給與呼喚到底的「呼喚聲」。其「呼喚聲」就是信心。招喚之勅命就是信心。沒有快點想得到信心而往生地用心之必要。

又「法身光輪」,是如來不思議的佛智。佛智不思議,是誓願不思議。於『御本典』的「總序」曰:

「難思弘誓 度難度海大船,

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惠日」。

這就是和

「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

相同的意味。

明明都無法信憑,卻美月從雲間,若是慢慢地露出者,則是「啊月亮」、「哎呀,月亮」地,不知不覺地說出吧。這就是讚嘆聲。聖人稱讚:

「法身光輪無邊際 照破世之盲冥也」

呀,是御讚嘆如來(法身)之極致了。

到說無論如何都無法獲得信心,而哭泣著之處,

「難思弘誓 度難度海大船,

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惠日」

地聞的話,就成為「哎呀真歡喜」。將「生死海」之事說為「難度海」。生了大病,醫生束手無策了,一旦於死大家都好,就不得不死。死去之前,是明呢或暗呢?是真暗闇吧。是說那樣為「難度海」呀。給與渡此「難度海」的,是唯只有阿彌陀如來的「弘誓船」。死去之前的,給與照亮真暗闇之夜道的,是只有阿彌陀如來的「無礙光明」。「無礙」者,不被眾生的惡業煩惱所漏掉,有罪之原樣地,有煩惱之原樣地,就這樣地,給與救助呀就是「無礙光明」。「無礙光明」是無礙的佛智。其故,是稱阿彌陀如來為「盡十方無礙光如來」呀。「無礙」真難能可貴呀。光明者將不可思議的佛智說為「光明」。阿彌陀如來的佛智,是不可思議。一旦說何處不可思議呢,就說為

「滅智愚之毒」

而因為智者也好愚者也好、賢者也好愚者也好、罪多者也好少者也好、女人也好孩子也好都一樣地給與救助,所以如來的佛智是不可思議。即便信心,亦不是車票故,亦不是牡丹餅。頂戴了不思議的佛智,為「真不思議的啊」的就是信心。於『和讚』曰:

「將信不思議佛智 蒙賜作為報土因」。

言為「佛智」的,是天地萬物、人生的真理之全體和依佛陀的大寂定(禪定、三昧)而發揮了心性的真理之全體,特別將阿彌陀如來本願力的南無阿彌陀佛功德之全體,併稱為「佛智」呀。說

「依信心而往生」

「依念佛而往生」

的,是以佛智的不思議而往生之事。將其之佛智不思議,說為「法身光輪」,又說為「無礙光明」。

凡夫的智慧,全是相對的智慧。物有而心動,物有而得到知識。說那個為相對的智慧。無論知道什麼、無論想什麼全都是相對性。以相對智慧的話,則生死問題無法解決。即使是神信心,亦以用相對之我欲心而信仰的話,則無法至真解脫(大涅槃)。以

「若非佛因者,則不得佛果」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