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佛會簡介
1
最新消息
2
法雷音0233
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 台北法雷念佛會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
卷 頭 言 二○一一年十一月法雷音第23號雖然我們常說要「報謝御恩」,但是佛恩深重,實難以窮盡。御恩既深且大,不知其底,無涯無邊。無法知涯底的如來的大恩海,是誓願不思議故、是名號威神功德不可思議故、是阿彌陀如來有無量力功德故。聖人「叵窮盡」地頂戴難窮盡的佛恩處,有著難以言喩的尊貴之處。然很多人以為是用自己的力量聽聞,用自己的力量信,用自己的力量念佛故,根本不想佛恩,如來也好本願力也好,皆被抛到一邊涼快去了。說「他力」「他力」,只是口上說說而已。禪語的「無一物中無盡藏」,可味之。九十三歲瑞劒信 心 銘 (23)南無阿彌陀佛年輕時、健康時、忙於世務時、以為懂了時,以為懂得的是不懂,又以為自己是正確的是不正確。安心有如掘井,必須深深仔細聽聞才行。所謂信誓願不思議是不思議的是,不能往生者不思議能往生的是誓願不思議。本願力好大呀!一旦死來了,平生這樣想、那樣想、這樣好、那樣好、這不行、那不行等,積了的崩潰,計度的心、計度的氣力也沒了,眼前是真暗闇。本願力好大呀!如來不是冷淡的他人佛。不會任今正落到地獄去的我見死不救,攝取帶到淨土去。南無阿彌陀佛。如來渾身解數地發出大悲的音聲,說著:「請讓我救呀!」「請交給我吧!」「請就那樣地來!」「本願力」也好、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也好、「呼喚聲」也好,唯是使眾生感得如來的大慈悲心故。大慈悲心是活的,大慈悲力不思議。一度泣於如來的大悲者,亦云乘本願力,亦云聞名號。不明白如來嗎?「一乘大智願海廻向利益他之真實心」者,是指如來的「真實」。如來是「真實」的慈親。世是火宅無常,身是煩惱具足,心是罪惡深重、散亂放逸,這樣無知膚淺的凡夫,一超而到如來地。不思本願力的不思議是不思議嗎?大火災拖著智愚的石磨轉來轉去。身為死就迫在眉梢的大病人時,沒有必要多說什麼。依「本願力好大呀」之一句話往生。因為想著「做點什麼求往生」故無法頂戴信心。不可忘記「往生這樣的一大事非凡夫可計度,應完全任憑如來」這句話。聖人曰:「大悲願船,清淨信心為順風;無明闇夜功德寶珠為大炬。」(略文類)很多同朋走錯了,不聞本願名號的阿彌陀佛的御慈悲,只想著多聽一點更深奥的。莫思還有更深奥者,南無阿彌陀佛是奥中之奥也。同朋真的明白的事一樣也沒有。真正相信的事一樣也沒有。這樣是不行的。我呀,只知道本願力一樣。本願力中決往生一路。凡夫的想法對往生浄土,連一根稻草的助益也沒有。不是以為能往生就能往生的淨土,是依「不令往生不行」的如來的本願力令往生的。言臨終時真暗闇出來的是,往生淨土,凡夫是絶對無力,不自覺地地獄的折磨變得很恐懼,那時聽到「本願力好大呀」之阿彌陀佛的聲音。平生時沒有聽著準備好的話,一旦緊急的時候,來不及。白天有太陽的光亮,夜晩有電燈的光亮,被五欲之心猿追逐,做這呀那地呀的不急之事,而忘記了臨終時會冒出來的真暗闇。其實,白天也是真暗闇呀。對凡夫而言,白天也是真暗闇,有著絶對無法成佛的命運,這是因為有著自身最可愛的我執故。不依本願力之「他力」的話,往生成佛之道,一二也沒有。隨想 微 妙 音○ 今之世雖然說是五濁惡世,是什麼佛書皆能入手之世。特別在日本是如此。○ 即使沒有錢,有佛書的話,心很豐富。大藏經也是,家燒掉了,依然健在。在炸彈如雨下之時期,偶而收到問候的明信片,提到「大藏經平安嗎?」,問候大藏經平安與否的,唯中井玄道老師一人。○ 數年前逝世的白井成允先生是很難能可貴的人。○ 家父久太郎說了句很好的話:「不是你以為能往生就能往生的淨土喲」。又說:「那人是難能可貴的人,但是別去模仿那人喲。凡夫,不是那麼美好者,妙好人傳是毒呀」。○ 家父是嚴肅、頑固、正直、喜歡佛法的人。瑞劒在小學六年級時,有一次被訓斥說:「你既然生而為人,沒有當個能往生浄土之人的話,就不是我的兒子,只是地球上的蟲呀。」○ 「正像末和讚」和「化身土卷」,是很親切的法語,是念佛者的領解,洋溢著令一切群生進第十八願的慈悲心血。○ 南都北嶺的學者們亦有做錯時,聖人貶斥說:「什麼也不知的傢伙呀」。○ 第十八願中記著三心(至心、信樂、欲生)和十念的念佛。三心攝於念佛中的是「念佛往生」。三心攝於天親菩薩的「一心歸命」中,制作《教行信證》的「信卷」,那即是《御文章》的「彌陀信憑一念」。淨土真宗有二流,一是道綽禪師、善導大師、源信和尚、法然上人的「念佛往生」(觀經法門),一是龍樹菩薩、天親菩薩、曇鸞大師的「信心正因」(大經法門)。不知有此二流的人很多。此故,到處拾御文議論的人很多。這是因為不頂戴《教行信證》的總序之文故,又是不知「五願開示」的法門故。○ 淨土宗的人,依據《選擇集》,真宗依據《教行信證》。以教行信證眼拜見《選擇集》的話是好,但是淨土宗的人不知《教行信證》的真精神。○ 江戸時代的淨土宗的學者有位叫圓宣的人,著作了一本叫《教行信證破壞論》的書。這本書在明治年代被出版了,沒有應戰之人。經過十年左右,大谷派的石川舜台學者起而著作了一本書叫《教行信證破壞論駁論》。《教行信證》是部連專家亦難以明白的書,因此依存覺上人的《六要鈔》頂戴最好。又也有《略讚》和《徴決》之好書可參考。西洋人不理解真宗是正常的。○ 大乘非佛説之議論,自明治以前發生,外國的學者是燃此火之人,今日真宗的學者也有人受此影響。可讀村上專精先生的「我觀真宗」和伊藤義賢先生的書。○ 在淨土真宗,以為是自己信心,稱念佛往生極樂的宗教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。出發點是自己本位的話,不論到何時都不行。依如來的力量,即依如來的佛智大悲的本願力救助我們的是淨土真宗。忘己,唯可仰信。○ 信心,本來以為是自己信如來吧,並非如此,是徹底地信如來以如來的大智大悲的功德力讓眾生獲救。其大悲的「真實」顯於聲音的是南無阿彌陀佛之六字尊號。正 信 偈 的 真 髓 (6)本師曇鸞梁天子 常向鸞處菩薩禮三藏流支授淨教 焚燒仙經歸樂邦天親菩薩論註解 報土因果顯誓願曇鸞大師智慧非常殊勝故,梁之天子常尊敬曇鸞大師,禮敬之稱為曇鸞菩薩。曇鸞大師注心研鑽大集經,因想學長壽之法,遇仙人,得獲賜仙經而返。在歸程,遇到一位名叫流支的三藏高僧,一番問答後,約捨仙經,獲授觀經,至改信淨土教。又曇鸞大師,注釋天親菩薩造的淨土論,著作了《論註》一書。如此,曇鸞大師說往生之因(信心).果(往生成佛)皆是由如來的本願之旨。親鸞聖人是法然上人的弟子,所以學習了觀經法門的系統,同時亦依師父法然上人之御指引,深深研究了龍樹、天親、曇鸞大師之著作。特別是發現真宗的御安心,龍樹、天親、曇鸞大師的信心是淨土真宗信心的正統,以天親菩薩為中心,和這三位高僧住同一味的信心。因此取天親的「親」,曇鸞的「鸞」,名之「親鸞」。那麼,法然上人的「念佛往生」的宗旨如何了呢?是悟到念佛往生的真精神正是天親菩薩的「一心歸命」之旨呀。此故,聖人的宗旨,決非廢師自立(將師說置一邊,立自己的宗旨)。不,發揮法然上人的念佛往生的真精神者是親鸞聖人。親鸞聖人得龍樹、天親、曇鸞大師的真髓,發揮法然上人的《選擇集》的真精神,明瞭地、確實地把握了「信心」正是往生的正因之旨。如此,開第十八願為五願,造《教行信證》,開淨土真宗。此故,淨土真宗的主眼點是「五願開示」、「教行信證」、「信心正因」。應說法然上人其他的弟子沒有能掌握法然上人的真精神。如右所述故,若無天親菩薩和曇鸞大師的話,《教行信證》不能出世,隨之,淨土真宗不會誕生吧?往還廻向由他力正定之因唯信心淨土真宗,有往相廻向和還相廻向之二種廻向故,凡夫方能頂戴信心往生。「廻向」者,依如來的本願力,廻施如來功德的全體給眾生,之云廻向。信心也好、往生也好、乃至成正覺,一切無非如來的廻向。淨土真宗是廻向的宗教,其他的宗教沒有廻向的思想。此故,必須向神祈求、求救。「教卷」曰:「謹按淨土真宗,有二種廻向。一者往相、二者還相。就往相廻向,有真實教.行.信.證。」「他力」者,聖人於「行卷」釋曰:「言他力者,如來之本願力也。」阿彌陀如來,以正覺的功德力、名號的功德力,換言之,以如來的大智慧力、大慈悲力、大誓願力,即依名號的功德力,呼喚著我們「就那樣地救助哦」的是「本願力」。此「本願力」云「他力」。第十八願的成就文曰:「聞其名號,信心歡喜,乃至一念,至心廻向,願生彼國,即得往生,住不退轉。」名號成就的亦是他力,聞信名號的亦是他力,即得往生亦是他力,不是吾力。說此往.還之廻向由他力之旨的是曇鸞大師。「正定之因」者,往生的正因是信心呢,是念佛呢,還是定善(坐禪)、散善(佛法的戒律和道德)等之諸行呢?教「那唯是信心一個哦」的是曇鸞大師。今日很多同朋,多講幾次「念佛」的話,就會想要自己稱念求往生。多講幾次「信心」的話,就會想要自己信了求往生,又想要頂戴「信心」這張票求往生。又,認為因是自己頂戴信心了所以能往生。這些心態,皆是不知如來的「廻向」、不知「他力」、不知「本願力」、不知依名號的功德力往生故。信心,唯「謝謝」地,忘己一念無疑地信順而已。惑染凡夫信心發證知生死即涅槃必至無量光明土諸有眾生皆普化「惑染凡夫」,指如我們罪業深重的凡夫。「生死即涅槃」很難。在有命之時,欲望依然會冒出來,也會生氣,這如何能說是「生死即涅槃」呢,此是說,雖然尚未往生證得涅槃之證,必會是到涅槃之身故是頂戴「涅槃分」。聖人曰:「自頂戴超世悲願 我等生死凡夫耶   有漏穢身雖不變 心遊淨土樂無邊」頂戴信心之人,不能說是凡夫,雖然如此,也不能說是佛,此吟味言:「我等生死凡夫『耶』」。「普化」,往生的話,立即能為還相廻向之身。預還相廻向,能濟度諸眾生,說這為「普化」。「化」者,能施化益的意思。於其他的宗教,即使生到天國,也是一去天國不回,沒有「還相」。去天國,只是自己得到永恆的生命,只是自己快樂,不能成神,也不能救助其他眾生。佛法是往生的話馬上成佛,成佛的話預還相廻向,永遠地繼續濟度眾生的大悲之活動。這是佛法。龍樹、天親、曇鸞的三位高僧的宗教,之云「大經法門」。即其御安心,是《大無量壽經》十八願成就文的「聞其名號,信心歡喜,乃至一念,至心廻向,願生彼國,即得往生,住不退轉」之御安心。龍樹菩薩於易行品曰:「人能念是佛,無量力功德,即時入必定,是故我常念。」又曰:「若人種善根,疑則華不開,信心清淨者,華開則見佛」。天親菩薩曰:「世尊,我一心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,願生安樂國。我依修多羅(大經),真實功德相(誓願的尊號),說願偈總持(淨土論),與佛教相應」。曇鸞大師於論註的卷頭曰:「易行道(龍樹大士的主張)者,謂但以信佛因縁,願生淨土。乘佛願力,便得往生彼清淨土。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。正定即是阿毘跋致(不退之位),譬如水路乘船則樂。」是即與正信偈的「正定之因唯信心」同樣意思。如右述,龍樹、天親、曇鸞之三位高僧,是《大經》的「聞其名號」之御信心。「信心正因」是淨土真宗之基本。第四祖以下的道綽、善導、源信、源空(法然上人)之四人,觀經中心之宗義故,之云「觀經法門」。觀經法門是教以念佛之一行往生的「一行往生門」,又是於念佛中攝信心的「行中攝信」、「信行通攝」之法門,之云「念佛往生」。「念佛往生」的真精神是信心正因,不知這,很多人儘是認為「只要念佛的話就能往生」是大的錯誤。那麼所謂的「信心」是什麼呢?這不是凡夫「啊!知道了」、「我覺得」、「認為我有念佛,所以可以往生」之自力的「想法」,亦不是「知解分別」。「聞其名號,信心歡喜,乃至一念,至心廻向,願生彼國,即得往生,住不退轉」是信心。即如蓮如上人在「聖人一流章」中言:「依不可思議的願力,由佛方治定往生」,信願力的不思議是不思議的是信心。又如「信心獲得」的御文章一樣,云:「信心獲得者,指領受第十八願也。領受此願者,指領受南無阿彌陀佛之相也。」即頂戴依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往生的是信心。又如聞二河譬說:「就那樣地來,必能救汝」的勅命時,「謝謝」地順者是信心。「正信偈」和「和讚」一起頂戴,務必不要有錯。「正信偈」和「和讚」的心若不能頂戴的話,《御文章》、《歎異鈔》和《教行信證》也就無法明白。淨土真宗有天親菩薩的大經法門(信心正因),和善導大師的觀經法門(念佛往生)之二流。「安心」雖是同一,為何教義有如此之二流呢?那是因為時代不同,從表面上看的話,教義有如此之二流。一般的同行對這樣的事一點也不分辨,只是一念想頂戴「信心」而已。真宗學,因不是大學的教授當然無法完全地知道,至少重要的地方必須要領會。若是臨終的病人,「別擔心,大悲的慈親在等著」的一句話就足夠了,但是一般的人無法如此。聽聞、聽聞,沒有徹底聽聞的話無法頂戴信心。教 行 信 證 拜 讀 記 (17)259 如來的智慧,是與大宇宙(法界)的絶對真理(真如法性)合一的「大智」,是宇宙萬物的根本真理原樣的「真理」。與講造天地萬物的神之智慧,舞台不同。260 從「真智」,「權智」出。依「權智」,看到一切眾生沈淪於苦海之相,發「大悲」,建「大悲之本願」。在其他宗教講「神是愛也」,「愛」和「智慧」的關係不明瞭。261 其他宗教沒有「禪定」,沒有禪定的宗教,說的、講的,皆止於凡夫相對的分別、相對的知識,一點也無法講絶對界的風光。釋迦如來是「禪定」的完成者。禪定的完成者,是三世的諸佛。於我們的世界的完成者唯有釋迦如來一人。高僧們是禪定的分證者,或是佛的權化。262 其他宗教的人,講「比較宗教學」,頻繁地做議論。在基督教裡面也有「新教」和「舊教」的諍執。在佛教的内部,「自力」和「他力」之諍不絶。入「教.行.信.證」的「證」之世界的話,「真實之證」是「真如法性」的世界故,一切是平等一味的世界,此云「第一義諦」,亦云「真諦」。現象差別的世界,此云「俗諦」。稍微學「禪定」的話,就會知道有平等一味的真理之世界,但是真宗的人,有很多人不知這個。真宗的人最好也能學一點「第一義諦」的内容。其他宗教的人,講「神」但是一點也不觸及「第一義諦」的内容。又即使講「第一義諦」也聽不懂。曇鸞大師說阿彌陀如來的淨土是「第一義諦妙境界相」。263 「第一義諦」說的明白一點,人類所看到、想到的山川草木、山河大地等世界,都稱為相對界,此相對界是「俗諦」。所謂「第一義諦」,「濃縮萬物為一時,那是什麼呢」這樣的問題,「萬物其物是什麼呢」,提出這樣的問題,其答案是「第一義諦」。在禪宗說的話,提問「萬法歸一,一歸何處」(碧巖錄),正確的答案出的話,那是第一義諦。又,在《大乘起信論》說的話,「真如者,一法界之大總相,法門之體,所謂心性不生不滅。」不生不滅的心性是第一義諦。法門(佛性)的體是第一義諦。萬物的總和是第一義諦。真如是第一義諦。264 彌陀的淨土,三種莊嚴(國土莊嚴、佛莊嚴、聖眾莊嚴)的淨土的原樣,是第一義諦的絶對的真理。故淨土云「第一義諦妙境界相」。基督教沒有第一義諦的思想。從第一義諦上說的話,沒有道理會講「神造世界萬物」等樣的話。在淨土真宗,淨土是「第一義諦妙境界相」故,《教行信證》是立於第一義諦的真理上的法門。曇鸞大師於《論註》釋《觀無量壽經》的「念佛往生」,曰:「念佛往生的念佛是南無阿彌陀佛,南無阿彌陀佛是『實相法』,聞信『實相』故,下品下生的泥凡夫也能往生」。此時說的「實相法」,是「第一義諦的南無阿彌陀佛」。265 「門徒不知物」是自昔以來被其他的宗教所謗言的,全世界是一大家庭,所有的民族皆兄弟,於東洋和西洋如此做文化交流之現代,「門徒不知物」是不行的。「第一義諦」的内容,最好能好好的聽聞。其他宗教的人們最好也能研究第一義諦。266 調査世界各國的宗教一看,出發點皆不同。哪個才是真實的宗教,一般的人是無法分辨的。從神造天地萬物的神話開始的宗教占絶大多數。神道、基督教、天理教、回教、日本的新興宗教、印度的印度教、南洋也好東洋也好,其他各國的宗教,大部分是這種宗教。講神的宗教所共通之處是講「靈魂」,和死後靈魂的安寧之處的「天國」、「樂園」。這些宗教不能全部都說不好,但是不講第一義諦的宗教,不能說是完全真實的宗教。曇鸞大師無量壽經優波提舍願生偈婆藪槃頭菩薩造並註(12)稻垣最三(瑞劒)稻垣瑞雄(續法雷音第十九號)13、眷屬功德如來淨華眾正覺華化生(第十二偈第一、二句)此二句名莊嚴眷屬功德成就。佛本何故興此願?見有國土,或以胞血為身器、或以糞屎為生元,或槐棘高圻出猜狂之子、或竪子婢腹出卓犖之才(高貴之門出瘋子;卑微之家出天才)。譏誚由之懷火,恥辱緣以抱冰(高貴之門的瘋子被譏誚,其父母心情若懷中抱火;卑微之家的天才受到侮辱,如抱冰塊流冷汗)。所以願言:使我國土悉於如來淨華中生,眷屬平等與奪無路。是故言:「如來淨華眾正覺華化生」。14、受用功德愛樂佛法味禪三昧為食此二句名莊嚴受用功德成就。佛本何故興此願?見有國土,或探巢破卵為饛(盛食滿貌)饒(飽也多也)之饍(探巢破卵為宴會美食),或懸沙指帒為相慰之方(飢餓時,懸沙袋,指袋以充飢)。嗚呼,諸子實可痛心。是故興大悲願:願我國土,以佛法、以禪定、以三昧為食,永絕他食之勞。「愛樂佛法味」者,如日月燈明佛說《法華經》六十小劫,時會聽者亦坐一處六十小劫,謂如食頃,無有一人若身若心而生懈倦。「以禪定為食」者,謂諸大菩薩,常在三昧無他食也。「三昧」者,彼諸人天若須食時,百味嘉餚羅列在前,眼見色鼻聞香身受適悅自然飽足,訖已化去,若須復現。其事在經。是故(《大無量壽經》)言:「愛樂佛法味禪三昧為食」。法雷 通 訊南無阿彌陀佛這個月是令人難忘的月分,因為我的老師在這個月的三日安祥自在地往生了。面對老師的往生,有不捨、有無法置信、有讚嘆、有歡喜、有感恩等不同的心情,而最多的還是不捨之情。老師在最後留給我的法語是:「生也好,死也好,皆在彌陀如來的手掌中。」在入殮時,有位八歲的小同朋看到老師張開眼對他說:「這只是短暫的分開,肉眼雖看不到,但是日後慧眼開了,就會再見面,我在極樂淨土等著汝。」這樣的示現其實也是在破我們的情執,讓我們在法上精進,在法上相見,除此之外,沒有佛法可言。十二日和老師的御骨一起回日本,十三日到醫院看師母,在師母的耳畔說:「老師回日本來看妳了哦。老師已在淨土等妳去哦。感恩師母,為我們勞苦一生,願在最後,我們一起來頂戴正信偈吧」。十四日的凌晨,醫院來電話通知師母危篤,我們趕到了醫院。為師母誦了四遍的正信偈,師母在不捨中安靜的往生了。在日本,老師和師母的葬儀在同一天(十一月十六日)舉行,只見那天天空非常非常地藍,事後才知道,原來那一天天空竟然罕見的沒有半片雲彩。葬儀結束後,和淨安、覺華兩位同朋整理老師留下的文稿,才驚覺原來我往生的資糧老師都早已為我準備好了,只等著我頂戴而已。在觸及老師的手稿時,突然強烈地感受到老師的心願:「拜託汝,請汝要頂戴這些法寶喲」,也才發現原來慈親(彌陀)的心就有如老師的心一樣,時時都在呼喚著我「拜託汝,請汝要頂戴佛心(願)喲」,感受到此時,不禁熱涙盈眶。老師是為法而來,為我而來娑婆,老師的生命化為這一冊冊的文稿引導我「回家」呀。最後以老師在二○○六年寫的警語作結語:「沈默者金也。多言者銀~鐵、錫也。如蛙鳴呱噪。佛法即非常之言不入常人耳。賢者靜也、重默也,愚者忻多言也。」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8908.html 法雷音 023 2023-10-30 2024-10-30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8908.html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8908.html
https://schema.org/EventMovedOnline https://schema.org/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
2023-10-30 http://schema.org/InStock TWD 0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418908.html

法雷音 023

卷 頭 言 二○一一年十一月法雷音第23號
雖然我們常說要「報謝御恩」,但是佛恩深重,實難以窮盡。御恩既深且大,不知其底,無涯無邊。無法知涯底的如來的大恩海,是誓願不思議故、是名號威神功德不可思議故、是阿彌陀如來有無量力功德故。聖人「叵窮盡」地頂戴難窮盡的佛恩處,有著難以言喩的尊貴之處。然很多人以為是用自己的力量聽聞,用自己的力量信,用自己的力量念佛故,根本不想佛恩,如來也好本願力也好,皆被抛到一邊涼快去了。說「他力」「他力」,只是口上說說而已。禪語的「無一物中無盡藏」,可味之。
九十三歲瑞劒
信 心 銘 (23)
南無阿彌陀佛
年輕時、健康時、忙於世務時、以為懂了時,以為懂得的是不懂,又以為自己是正確的是不正確。安心有如掘井,必須深深仔細聽聞才行。
所謂信誓願不思議是不思議的是,不能往生者不思議能往生的是誓願不思議。本願力好大呀!
一旦死來了,平生這樣想、那樣想、這樣好、那樣好、這不行、那不行等,積了的崩潰,計度的心、計度的氣力也沒了,眼前是真暗闇。
本願力好大呀!
如來不是冷淡的他人佛。不會任今正落到地獄去的我見死不救,攝取帶到淨土去。南無阿彌陀佛。
如來渾身解數地發出大悲的音聲,說著:
「請讓我救呀!」
「請交給我吧!」
「請就那樣地來!」
「本願力」也好、「南無阿彌陀佛」也好、「呼喚聲」也好,唯是使眾生感得如來的大慈悲心故。
大慈悲心是活的,大慈悲力不思議。一度泣於如來的大悲者,亦云乘本願力,亦云聞名號。
不明白如來嗎?「一乘大智願海廻向利益他之真實心」者,是指如來的「真實」。如來是「真實」的慈親。
世是火宅無常,身是煩惱具足,心是罪惡深重、散亂放逸,這樣無知膚淺的凡夫,一超而到如來地。不思本願力的不思議是不思議嗎?大火災拖著智愚的石磨轉來轉去。
身為死就迫在眉梢的大病人時,沒有必要多說什麼。依「本願力好大呀」之一句話往生。
因為想著「做點什麼求往生」故無法頂戴信心。不可忘記「往生這樣的一大事非凡夫可計度,應完全任憑如來」這句話。
聖人曰:「大悲願船,清淨信心為順風;無明闇夜功德寶珠為大炬。」(略文類)很多同朋走錯了,不聞本願名號的阿彌陀佛的御慈悲,只想著多聽一點更深奥的。莫思還有更深奥者,南無阿彌陀佛是奥中之奥也。
同朋真的明白的事一樣也沒有。真正相信的事一樣也沒有。這樣是不行的。我呀,只知道本願力一樣。
本願力中決往生一路。凡夫的想法對往生浄土,連一根稻草的助益也沒有。不是以為能往生就能往生的淨土,是依「不令往生不行」的如來的本願力令往生的。
言臨終時真暗闇出來的是,往生淨土,凡夫是絶對無力,不自覺地地獄的折磨變得很恐懼,那時聽到「本願力好大呀」之阿彌陀佛的聲音。平生時沒有聽著準備好的話,一旦緊急的時候,來不及。
白天有太陽的光亮,夜晩有電燈的光亮,被五欲之心猿追逐,做這呀那地呀的不急之事,而忘記了臨終時會冒出來的真暗闇。其實,白天也是真暗闇呀。
對凡夫而言,白天也是真暗闇,有著絶對無法成佛的命運,這是因為有著自身最可愛的我執故。不依本願力之「他力」的話,往生成佛之道,一二也沒有。
隨想 微 妙 音
○ 今之世雖然說是五濁惡世,是什麼佛書皆能入手之世。特別在日本是如此。
○ 即使沒有錢,有佛書的話,心很豐富。大藏經也是,家燒掉了,依然健在。在炸彈如雨下之時期,偶而收到問候的明信片,提到「大藏經平安嗎?」,問候大藏經平安與否的,唯中井玄道老師一人。
○ 數年前逝世的白井成允先生是很難能可貴的人。
○ 家父久太郎說了句很好的話:「不是你以為能往生就能往生的淨土喲」。又說:「那人是難能可貴的人,但是別去模仿那人喲。凡夫,不是那麼美好者,妙好人傳是毒呀」。
○ 家父是嚴肅、頑固、正直、喜歡佛法的人。
瑞劒在小學六年級時,有一次被訓斥說:「你既然生而為人,沒有當個能往生浄土之人的話,就不是我的兒子,只是地球上的蟲呀。」
○ 「正像末和讚」和「化身土卷」,是很親切的法語,是念佛者的領解,洋溢著令一切群生進第十八願的慈悲心血。
○ 南都北嶺的學者們亦有做錯時,聖人貶斥說:「什麼也不知的傢伙呀」。
○ 第十八願中記著三心(至心、信樂、欲生)和十念的念佛。三心攝於念佛中的是「念佛往生」。三心攝於天親菩薩的「一心歸命」中,制作《教行信證》的「信卷」,那即是《御文章》的「彌陀信憑一念」。
淨土真宗有二流,一是道綽禪師、善導大師、源信和尚、法然上人的「念佛往生」(觀經法門),一是龍樹菩薩、天親菩薩、曇鸞大師的「信心正因」(大經法門)。
不知有此二流的人很多。此故,到處拾御文議論的人很多。這是因為不頂戴《教行信證》的總序之文故,又是不知「五願開示」的法門故。
○ 淨土宗的人,依據《選擇集》,真宗依據《教行信證》。以教行信證眼拜見《選擇集》的話是好,但是淨土宗的人不知《教行信證》的真精神。
○ 江戸時代的淨土宗的學者有位叫圓宣的人,著作了一本叫《教行信證破壞論》的書。
這本書在明治年代被出版了,沒有應戰之人。經過十年左右,大谷派的石川舜台學者起而著作了一本書叫《教行信證破壞論駁論》。《教行信證》是部連專家亦難以明白的書,因此依存覺上人的《六要鈔》頂戴最好。又也有《略讚》和《徴決》之好書可參考。西洋人不理解真宗是正常的。
○ 大乘非佛説之議論,自明治以前發生,外國的學者是燃此火之人,今日真宗的學者也有人受此影響。可讀村上專精先生的「我觀真宗」和伊藤義賢先生的書。
○ 在淨土真宗,以為是自己信心,稱念佛往生極樂的宗教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。出發點是自己本位的話,不論到何時都不行。依如來的力量,即依如來的佛智大悲的本願力救助我們的是淨土真宗。忘己,唯可仰信。
○ 信心,本來以為是自己信如來吧,並非如此,是徹底地信如來以如來的大智大悲的功德力讓眾生獲救。其大悲的「真實」顯於聲音的是南無阿彌陀佛之六字尊號。
正 信 偈 的 真 髓 (6
本師曇鸞梁天子 常向鸞處菩薩禮
三藏流支授淨教 焚燒仙經歸樂邦
天親菩薩論註解 報土因果顯誓願
曇鸞大師智慧非常殊勝故,梁之天子常尊敬曇鸞大師,禮敬之稱為曇鸞菩薩。曇鸞大師注心研鑽大集經,因想學長壽之法,遇仙人,得獲賜仙經而返。在歸程,遇到一位名叫流支的三藏高僧,一番問答後,約捨仙經,獲授觀經,至改信淨土教。
又曇鸞大師,注釋天親菩薩造的淨土論,著作了《論註》一書。如此,曇鸞大師說往生之因(信心).果(往生成佛)皆是由如來的本願之旨。親鸞聖人是法然上人的弟子,所以學習了觀經法門的系統,同時亦依師父法然上人之御指引,深深研究了龍樹、天親、曇鸞大師之著作。特別是發現真宗的御安心,龍樹、天親、曇鸞大師的信心是淨土真宗信心的正統,以天親菩薩為中心,和這三位高僧住同一味的信心。因此取天親的「親」,曇鸞的「鸞」,名之「親鸞」。
那麼,法然上人的「念佛往生」的宗旨如何了呢?是悟到念佛往生的真精神正是天親菩薩的「一心歸命」之旨呀。此故,聖人的宗旨,決非廢師自立(將師說置一邊,立自己的宗旨)。不,發揮法然上人的念佛往生的真精神者是親鸞聖人。
親鸞聖人得龍樹、天親、曇鸞大師的真髓,發揮法然上人的《選擇集》的真精神,明瞭地、確實地把握了「信心」正是往生的正因之旨。
如此,開第十八願為五願,造《教行信證》,開淨土真宗。此故,淨土真宗的主眼點是「五願開示」、「教行信證」、「信心正因」。應說法然上人其他的弟子沒有能掌握法然上人的真精神。
如右所述故,若無天親菩薩和曇鸞大師的話,《教行信證》不能出世,隨之,淨土真宗不會誕生吧?
往還廻向由他力正定之因唯信心淨土真宗,有往相廻向和還相廻向之二種廻向故,凡夫方能頂戴信心往生。「廻向」者,依如來的本願力,廻施如來功德的全體給眾生,之云廻向。信心也好、往生也好、乃至成正覺,一切無非如來的廻向。淨土真宗是廻向的宗教,其他的宗教沒有廻向的思想。此故,必須向神祈求、求救。
「教卷」曰:
「謹按淨土真宗,有二種廻向。一者往相、二者還相。就往相廻向,有真實教.行.信.證。」「他力」者,聖人於「行卷」釋曰:
「言他力者,如來之本願力也。」
阿彌陀如來,以正覺的功德力、名號的功德力,換言之,以如來的大智慧力、大慈悲力、大誓願力,即依名號的功德力,呼喚著我們「就那樣地救助哦」的是「本願力」。此「本願力」云「他力」。第十八願的成就文曰:
「聞其名號,信心歡喜,乃至一念,至心廻向,願生彼國,即得往生,住不退轉。」
名號成就的亦是他力,聞信名號的亦是他力,即得往生亦是他力,不是吾力。說此往.還之廻向由他力之旨的是曇鸞大師。「正定之因」者,往生的正因是信心呢,是念佛呢,還是定善(坐禪)、散善(佛法的戒律和道德)等之諸行呢?教「那唯是信心一個哦」的是曇鸞大師。
今日很多同朋,多講幾次「念佛」的話,就會想要自己稱念求往生。多講幾次「信心」的話,就會想要自己信了求往生,又想要頂戴「信心」這張票求往生。又,認為因是自己頂戴信心了所以能往生。這些心態,皆是不知如來的「廻向」、不知「他力」、不知「本願力」、不知依名號的功德力往生故。信心,唯「謝謝」地,忘己一念無疑地信順而已。
惑染凡夫信心發證知生死即涅槃必至無量光明土諸有眾生皆普化「惑染凡夫」,指如我們罪業深重的凡夫。「生死即涅槃」很難。在有命之時,欲望依然會冒出來,也會生氣,這如何能說是「生死即涅槃」呢,此是說,雖然尚未往生證得涅槃之證,必會是到涅槃之身故是頂戴「涅槃分」。聖人曰:
「自頂戴超世悲願 我等生死凡夫耶
   有漏穢身雖不變 心遊淨土樂無邊」
頂戴信心之人,不能說是凡夫,雖然如此,也不能說是佛,此吟味言:「我等生死凡夫『耶』」。「普化」,往生的話,立即能為還相廻向之身。預還相廻向,能濟度諸眾生,說這為「普化」。「化」者,能施化益的意思。於其他的宗教,即使生到天國,也是一去天國不回,沒有「還相」。去天國,只是自己得到永恆的生命,只是自己快樂,不能成神,也不能救助其他眾生。佛法是往生的話馬上成佛,成佛的話預還相廻向,永遠地繼續濟度眾生的大悲之活動。這是佛法。
龍樹、天親、曇鸞的三位高僧的宗教,之云「大經法門」。即其御安心,是《大無量壽經》十八願成就文的「聞其名號,信心歡喜,乃至一念,至心廻向,願生彼國,即得往生,住不退轉」之御安心。
龍樹菩薩於易行品曰:「人能念是佛,無量力功德,即時入必定,是故我常念。」又曰:「若人種善根,疑則華不開,信心清淨者,華開則見佛」。
天親菩薩曰:「世尊,我一心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,願生安樂國。我依修多羅(大經),真實功德相(誓願的尊號),說願偈總持(淨土論),與佛教相應」。
曇鸞大師於論註的卷頭曰:「易行道(龍樹大士的主張)者,謂但以信佛因縁,願生淨土。乘佛願力,便得往生彼清淨土。佛力住持即入大乘正定之聚。正定即是阿毘跋致(不退之位),譬如水路乘船則樂。」是即與正信偈的「正定之因唯信心」同樣意思。
如右述,龍樹、天親、曇鸞之三位高僧,是《大經》的「聞其名號」之御信心。「信心正因」是淨土真宗之基本。
第四祖以下的道綽、善導、源信、源空(法然上人)之四人,觀經中心之宗義故,之云「觀經法門」。觀經法門是教以念佛之一行往生的「一行往生門」,又是於念佛中攝信心的「行中攝信」、「信行通攝」之法門,之云「念佛往生」。
「念佛往生」的真精神是信心正因,不知這,很多人儘是認為「只要念佛的話就能往生」是大的錯誤。
那麼所謂的「信心」是什麼呢?這不是凡夫「啊!知道了」、「我覺得」、「認為我有念佛,所以可以往生」之自力的「想法」,亦不是「知解分別」。「聞其名號,信心歡喜,乃至一念,至心廻向,願生彼國,即得往生,住不退轉」是信心。即如蓮如上人在「聖人一流章」中言:
「依不可思議的願力,由佛方治定往生」,信願力的不思議是不思議的是信心。又如「信心獲得」的御文章一樣,云:「信心獲得者,指領受第十八願也。領受此願者,指領受南無阿彌陀佛之相也。」即頂戴依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往生的是信心。又如聞二河譬說:「就那樣地來,必能救汝」的勅命時,「謝謝」地順者是信心。「正信偈」和「和讚」一起頂戴,務必不要有錯。「正信偈」和「和讚」的心若不能頂戴的話,《御文章》、《歎異鈔》和《教行信證》也就無法明白。
淨土真宗有天親菩薩的大經法門(信心正因),和善導大師的觀經法門(念佛往生)之二流。「安心」雖是同一,為何教義有如此之二流呢?那是因為時代不同,從表面上看的話,教義有如此之二流。一般的同行對這樣的事一點也不分辨,只是一念想頂戴「信心」而已。真宗學,因不是大學的教授當然無法完全地知道,至少重要的地方必須要領會。若是臨終的病人,「別擔心,大悲的慈親在等著」的一句話就足夠了,但是一般的人無法如此。聽聞、聽聞,沒有徹底聽聞的話無法頂戴信心。
教 行 信 證 拜 讀 記 (17)
259 如來的智慧,是與大宇宙(法界)的絶對真理(真如法性)合一的「大智」,是宇宙萬物的根本真理原樣的「真理」。與講造天地萬物的神之智慧,舞台不同。
260 從「真智」,「權智」出。依「權智」,看到一切眾生沈淪於苦海之相,發「大悲」,建「大悲之本願」。在其他宗教講「神是愛也」,「愛」和「智慧」的關係不明瞭。
261 其他宗教沒有「禪定」,沒有禪定的宗教,說的、講的,皆止於凡夫相對的分別、相對的知識,一點也無法講絶對界的風光。釋迦如來是「禪定」的完成者。禪定的完成者,是三世的諸佛。於我們的世界的完成者唯有釋迦如來一人。高僧們是禪定的分證者,或是佛的權化。
262 其他宗教的人,講「比較宗教學」,頻繁地做議論。在基督教裡面也有「新教」和「舊教」的諍執。在佛教的内部,「自力」和「他力」之諍不絶。入「教.行.信.證」的「證」之世界的話,「真實之證」是「真如法性」的世界故,一切是平等一味的世界,此云「第一義諦」,亦云「真諦」。現象差別的世界,此云「俗諦」。
稍微學「禪定」的話,就會知道有平等一味的真理之世界,但是真宗的人,有很多人不知這個。真宗的人最好也能學一點「第一義諦」的内容。其他宗教的人,講「神」但是一點也不觸及「第一義諦」的内容。又即使講「第一義諦」也聽不懂。曇鸞大師說阿彌陀如來的淨土是「第一義諦妙境界相」。
263 「第一義諦」說的明白一點,人類所看到、想到的山川草木、山河大地等世界,都稱為相對界,此相對界是「俗諦」。所謂「第一義諦」,「濃縮萬物為一時,那是什麼呢」這樣的問題,「萬物其物是什麼呢」,提出這樣的問題,其答案是「第一義諦」。在禪宗說的話,提問「萬法歸一,一歸何處」(碧巖錄),正確的答案出的話,那是第一義諦。又,在《大乘起信論》說的話,「真如者,一法界之大總相,法門之體,所謂心性不生不滅。」不生不滅的心性是第一義諦。
法門(佛性)的體是第一義諦。萬物的總和是第一義諦。真如是第一義諦。
264 彌陀的淨土,三種莊嚴(國土莊嚴、佛莊嚴、聖眾莊嚴)的淨土的原樣,是第一義諦的絶對的真
理。故淨土云「第一義諦妙境界相」。基督教沒有第一義諦的思想。從第一義諦上說的話,沒有道理會講「神造世界萬物」等樣的話。在淨土真宗,淨土是「第一義諦妙境界相」故,《教行信證》是立於第一義諦的真理上的法門。曇鸞大師於《論註》釋《觀無量壽經》的「念佛往生」,曰:「念佛往生的念佛是南無阿彌陀佛,南無阿彌陀佛是『實相法』,聞信『實相』故,下品下生的泥凡夫也能往生」。此時說的「實相法」,是「第一義諦的南無阿彌陀佛」。
265 「門徒不知物」是自昔以來被其他的宗教所謗言的,全世界是一大家庭,所有的民族皆兄弟,於東洋和西洋如此做文化交流之現代,「門徒不知物」是不行的。「第一義諦」的内容,最好能好好的聽聞。其他宗教的人們最好也能研究第一義諦。
266 調査世界各國的宗教一看,出發點皆不同。哪個才是真實的宗教,一般的人是無法分辨的。從神造天地萬物的神話開始的宗教占絶大多數。神道、基督教、天理教、回教、日本的新興宗教、印度的印度教、南洋也好東洋也好,其他各國的宗教,大部分是這種宗教。講神的宗教所共通之處是講「靈魂」,和死後靈魂的安寧之處的「天國」、「樂園」。這些宗教不能全部都說不好,但是不講第一義諦的宗教,不能說是完全真實的宗教。
鸞大師無量壽經優波提舍願生偈婆藪槃
頭菩薩造並註(12)
稻垣最三(瑞劒)
稻垣瑞雄
(續法雷音第十九號)
13、眷屬功德
如來淨華眾正覺華化生(第十二偈第一、二句)此二句名莊嚴眷屬功德成就。
佛本何故興此願?見有國土,或以胞血為身器、或以糞屎為生元,或槐棘高圻出猜狂之子、或竪子婢腹出卓犖之才(高貴之門出瘋子;卑微之家出天才)。譏誚由之懷火,恥辱緣以抱冰(高貴之門的瘋子被譏誚,其父母心情若懷中抱火;卑微之家的天才受到侮辱,如抱冰塊流冷汗)。所以願言:使我國土悉於如來淨華中生,眷屬平等與奪無路。是故言:
「如來淨華眾正覺華化生」。
14、受用功德
愛樂佛法味禪三昧為食此二句名莊嚴受用功德成就。
佛本何故興此願?見有國土,或探巢破卵為饛(盛食滿貌)饒(飽也多也)之饍(探巢破卵為宴會美食),
或懸沙指帒為相慰之方(飢餓時,懸沙袋,指袋以充飢)。嗚呼,諸子實可痛心。是故興大悲願:願我國土,以佛法、以禪定、以三昧為食,永絕他食之勞。
「愛樂佛法味」者,如日月燈明佛說《法華經》六十小劫,時會聽者亦坐一處六十小劫,謂如食頃,無有一人若身若心而生懈倦。
「以禪定為食」者,謂諸大菩薩,常在三昧無他食也。「三昧」者,彼諸人天若須食時,百味嘉餚羅列在前,眼見色鼻聞香身受適悅自然飽足,訖已化去,若須復現。其事在經。是故(《大無量壽經》)言:「愛樂佛法味禪三昧為食」。
法雷 通 訊
南無阿彌陀佛
這個月是令人難忘的月分,因為我的老師在這個月的三日安祥自在地往生了。面對老師的往生,有不捨、有無法置信、有讚嘆、有歡喜、有感恩等不同的心情,而最多的還是不捨之情。老師在最後留給我的法語是:
「生也好,死也好,皆在彌陀如來的手掌中。」
在入殮時,有位八歲的小同朋看到老師張開眼對他說:「這只是短暫的分開,肉眼雖看不到,但是日後慧眼開了,就會再見面,我在極樂淨土等著汝。」這樣的示現其實也是在破我們的情執,讓我們在法上精進,在法上相見,除此之外,沒有佛法可言。
十二日和老師的御骨一起回日本,十三日到醫院看師母,在師母的耳畔說:「老師回日本來看妳了哦。老師已在淨土等妳去哦。感恩師母,為我們勞苦一生,願在最後,我們一起來頂戴正信偈吧」。十四日的凌晨,醫院來電話通知師母危篤,我們趕到了醫院。為師母誦了四遍的正信偈,師母在不捨中安靜的往生了。
在日本,老師和師母的葬儀在同一天(十一月十六日)舉行,只見那天天空非常非常地藍,事後才知道,原來那一天天空竟然罕見的沒有半片雲彩。
葬儀結束後,和淨安、覺華兩位同朋整理老師留下的文稿,才驚覺原來我往生的資糧老師都早已為我準備好了,只等著我頂戴而已。
在觸及老師的手稿時,突然強烈地感受到老師的心願:「拜託汝,請汝要頂戴這些法寶喲」,也才發現原來慈親(彌陀)的心就有如老師的心一樣,時時都在呼喚著我「拜託汝,請汝要頂戴佛心(願)喲」,感受到此時,不禁熱涙盈眶。
老師是為法而來,為我而來娑婆,老師的生命化為這一冊冊的文稿引導我「回家」呀。
最後以老師在二○○六年寫的警語作結語:
「沈默者金也。多言者銀~鐵、錫也。
如蛙鳴呱噪。
佛法即非常之言不入常人耳。
賢者靜也、重默也,
愚者忻多言也。」
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