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佛會簡介
1
最新消息
2
呼喚聲(6)3
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 台北法雷念佛會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
【一四O】 凡夫者 不知自己真的想要什麼 自如來頂戴慈悲 方知「就是這個就是這個,我想要的就 是這個」 底下的凡愚真是沒辦法的傢伙,自己不知自己想要什麼。以為真的想要的是金錢、名譽和權勢吧,卻不是這麼一回事。不管給了多少還是不滿足。無法滿足的東西就不能說是真的想要的東西。人真的想要的東西,只有如來知道。頂戴如來是徹底地清楚知道後才施給我們想要的東西時,方始知道自己想要的就是這個。 「能破眾生一切無明,能滿眾生一切志願」(行卷)。 遇到無上淨信曉,生死苦海置之於後一看時,此時人方始滿足慶喜。這皆是願力的御回向。如來的本願完全為此。 「若問如來所作願 不捨苦惱諸有情 慈悲以回向為首 大悲心於此成就」(和讚)。 「所施為趣求」,「賜物」即是「求物」。願力回向之中有我的大滿足。願心之中有我的大慶喜心。願力成就之相,就是南無阿彌陀佛。本願成就之相,就是淨土的光壽海、是盡十方無礙光如來。 【一四一】 佛法若無常立足於業道鏡前、深念無常、思生死是一大事也而聽聞的話,無法嚐到如來大悲的本願佛法不是為死而有。是透過死,透過生,為了體得如來的真實義,為了能如釋迦牟尼佛、如阿彌陀如來一樣,成為不斷地活動如來真生命的智慧和慈悲的活動之身。為了體得如來的真實心、法門的真實義,人雖然是人,不得不老實,不得不像人。不,是不得不認真。要如此唯有念「死」。人只有面對死時才會認真老實。不思死,不念無常,如何能體解佛法的真實義、如來的大悲心? 親鸞聖人的教法,是在活著之時,念死、覺悟死,迷執的命結束,與如來的無量壽相繫,在此一次往生,剩下來的生命在光明攝取的光中「自信教人信」、行如來行、入念佛的生活,是教我們入參 加如來妙行的生活。死 的話則在安養的淨土開妙果,令我們成光明無量、壽命無量的覺體(佛)。要言之,活著時沒頂戴如來的大悲心不行。如來的大悲心裏,無生亦無死。攝取光中之身,常與如來的生命相繫著。 【一四二】 我的心是泥溝水 濁而不清的心故 不濁的是慈親之清淨心 真實功德的南無阿彌陀佛 一定救度汝喔之誓願力 啊啦 真可靠 真可靠 不管什麼,想要離生死的話,非得發金剛之志,一心不亂地朝一道直進不可。 展開於我等之前的道,唯有本願的白道,唯有大悲的「呼喚聲」。 「呼喚聲」太強了,善亦不思,惡亦不思,淨心也好穢心也好,皆共融化於「呼喚聲」之中,忘記了自己。於大悲的勅命中被安心。 「去吧 來喔 之中忘己哉」 (瑞劔)。 「善惡想信 皆全拋 仰之 天空明月光皎皎」 (瑞劔)。 【一四三】 如來說 「我相信汝一定獲救 信故呼喚汝」 如來的決定心有故 凡夫必是往生一定 阿彌陀如來成正覺時,自始抱我於大悲之胸而勵修行,願行成就,言道: 「我(如來)成正覺成了叫南無阿彌陀佛的佛。因此我正覺大悲的血液通於汝,以那血液,汝亦成佛,必成。我(如來)信此事。 汝往生成佛之相映於我正覺之鏡的,就是我的正覺。咱們一起成佛吧」。 此相,是南無阿彌陀佛,是「唯念佛」。 如來的本願大悲之腹中宿著我,兆載永劫的御修行的每一行,其中宿著我,正覺之中抱著我故,我自正覺華化生,輕輕鬆鬆地往生淨土。 【一四四】 觸及真實慈悲願心的光明 疑心之冰亦被融 安心 仰佛智不思議的名號 方能歡喜 阿彌陀如來是大悲的光明、無礙佛智的大放射能。大智大悲的光明,是如來全生命的運作。如來的生命、 肉、血、心,共為我一人運作著。有那運作故,唯有依那運作,我的無明之闇方得晴。就如太陽昇上東天,十方的闇黑晴朗一樣。使闇放晴,令得往生的力量就名「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」(南無阿彌陀佛)。當如來是盲人,當名號是死物的話真可惜。怎樣也不捨棄我的是慈親。親鸞聖人說無礙光如來大悲的運作是: 「無礙光明破無明闇惠日」。 亦於《略典》說: 「夫無礙難思光耀滅苦證樂,萬行圓備嘉號消障除疑」。 一句能治萬劫渴。 【一四五】 佛的生命 南無阿彌陀佛 來電而為我的生命 親和子同一生命 聲聲氣息是念佛 如來大悲的大生命很尊貴、很難得。攝諸善法,具諸德本,以真如一 實的大生命(真如)為生命。不,是兩手抱著一切眾生的一大生命。那就是南無阿彌陀佛。 「南無阿彌陀佛是真如的原形」(六要鈔)。 但是,子不知親心,長久以來,我離開故鄉流浪著。慈親尋找、四處 尋找我的孩子,終於捉個正著。「汝之親是我,汝之親在此喔」,初見面的這言語、這慈相、這慈顏、這大悲心是南無阿彌陀佛。 「慈親呀」!我忘我地衝口而出水火二河的惡心、惡行也都忘了地伏首於慈親的懷裏。我出聲叫「慈親呀」!那就是「唯念佛」,是感應道交,入我我入的妙趣。 讀後提問 ○善聞:南無阿彌陀佛,感恩師父的說法,讓我喊出「慈親呀」! 癡兒、愚兒、阿呆,慈親一直輕輕喚我乳名。南無阿彌陀佛,醒醒!南 無阿彌陀佛,該醒來了! 子不知親心,長久以來,我離開故鄉流浪著。慈親尋找、四處尋找我孩子,終於捉個正著。阿呆是「心常念惡,口常言惡,身常行惡,曾無一善」;慈親又對彌勒菩薩說「彌勒當知,汝從無數劫來,修菩薩行,欲度眾生, 其已久遠。從汝得道,至於泥洹不可稱數。汝及十方諸天人民一切四眾,永劫已來,輾轉五道,憂畏勤苦,不可具言,乃至今世,生死不絕」,慈親是「我哀愍汝等諸天人民,甚於父母念子」;「以不請之法,施諸黎庶。如純孝之子,愛敬父母。於諸眾生, 視若自己,一切善本,皆度彼岸。悉獲諸佛無量功德」。「世間如是,佛皆哀之」……這些我都不懂,現在其實也不懂。「慈親呀」!忘我地衝口而出:南無阿彌陀佛,慈親呀!讓我乖乖伏在您懷中! ○善光:十劫以來,不,是無量劫以 來,大慈親不停地呼喚著:「汝之親是我,汝之親在此喔;汝之親是我,汝之親在此喔;汝之親是我,汝之親在此喔!」被慈親的喚聲喚醒,被慈親的不捨感動,除了慈親誰會這樣一直喚著我,只有慈親,唯有慈親。我出聲叫「慈親呀」,那就是「唯念 佛」,是感應道交,入我我入的妙趣。南無阿彌陀佛,就是入我我入的一體的親子合一的真生命。南無阿彌陀佛 就是我呀,是慈親賜予的真生命,親子合一的真生命(南無阿彌陀佛)。 【一四六】 阿彌陀如來是 萬法一如的「實相身」 為眾生的「為物身」 實相‧為物不二的佛身 南無阿彌陀佛 阿彌陀如來是為眾生之身,那大生命是為我的無量壽‧無量光。如來為眾生發大志願成如斯覺者,其悲願成就為阿彌陀如來,今現在立於我等之前。此如來不可思議的大志願、大念力、大悲就叫「本願」、「本願力」「願心」。 阿彌陀如來實是「本願」的結晶是本願身(願身)。又如來為將自身的大悲大智給眾生而建本願。我們依本願的信心,依回向的淨信,頂戴如來的大善大功德。如來實是回向成就之相。 【一四七】 說法的時候 當持威嚴如法 歸我的話 初入法 《教行信證》之文是親鸞聖人的法身,其又是佛心、佛智。一接觸之,有著無法言喻的尊貴與重量。自被由文文句句發出的靈光感動。這是佛陀 的生命,亦是我等的生命。 談自己的入信體驗等,也有人說苦心談釣人,說凡夫的苦心談那樣的話,那又如何。見「法」,入「法」,住「法」,唯仰佛智不思議之法的話,自然聽聞的人也會感受到法的不思議而仰法。 聖人自不述入信苦心談,一直都是慶喜著「法德自然的妙益」。彼「三願轉入」的述懷,是聖人仰「法德自然之妙益」的相狀。 讀後提問 ○善聞:每天的每天的聽聞,越來越覺得尊貴,不思議!慈親呀!忍不住 叫您一聲「慈親呀,南無阿彌陀佛!」我的入信體驗又如何,不值一提!往生,是佛智不思議的力用,是佛心,佛力,本願力,是法,是無上尊貴的南無阿彌陀佛! 一直以為你只是滿身瓔珞,身著華衣,足登蓮台。不曾想過你也會身穿 袈裟,圓領汗衫,坐著輪椅一字一句,血淚教我,渾身說法。教我這根本沒有資格聽聞的阿呆今現在喲,唯低頭,忍不住再叫一聲:慈親呀!不思議!難思議!什麼時候才能明白你千辛萬苦只為我一人,什麼時候才能明白「就這樣地,就這樣地」…。 ○蒙光:「苦心談」一詞,似懂非懂,恭請師父為我等開示其相狀。又,以前老師在法座上說到過「機歎懺悔」與此是否相關呢? ◆回覆:真宗的同朋易犯的毛病,即唯恐人家不知他是多麼辛苦才得到信心,見人就談自己如何如何辛苦才有 今天這點「成就」,而忘了讚嘆如來。強調機功、忘佛恩就是典型的「苦心談」。 ○蒙光:「歸我的話 初入法」|此一句語義不明,懇請師父為我開示。 ◆回覆:說法的時候,如法一樣,有法的威嚴。但是沒說法時,回到自己 (歸我)的時候,自己是未聞前之嬰(初入法、初入道)。 人談法的時候,多是「說時似悟」,高高在上,因此沒說法時會產生錯覺 ,以為自己是有佛法的人,忘記自己是凡夫。因此,瑞劔老師提醒我們,不要以為會說幾句法語就忘了自己是 凡夫的事實,歸我的時候,是未聞前之嬰,是初入法的人。 ○善融:請師父開示「苦心談釣人」。 ◆回覆:這是瑞劔老師幽默的用語。因為古來學本願的人很容易陷到「強調機功」的洞穴去,即向人訴說自己 經歷了如何又如何,才與眾不同地獲得信心了,講自己的求法的遭遇以吸引別人的注目,這即是用「苦心談釣人」。談自己求法的過程本來無過,但是講多了自己的經驗後,不知為何,大多數的人鼻子都變長了,忘記自己是凡夫,忘記了恩海無量,忘記了托 佛的福,有的只是「自己」如何如 何才獲得信心了。這心態都是我們該謹慎的。 【一四八】 人不知 計度草之根有多深 頂戴佛經始吃驚的是,佛智的不思議,同時亦驚生死海的深廣。一想到「計度」的根之深時,真是手足無措。凡夫想也好,不想也好,淨是妄念。直到信佛智不思議是不思議為止, 這「計度」是無法拂除得了的。 想用自己的力量除掉「計度」的是「計度」。想信,無法信,於是掙扎,這掙扎全是凡夫自力的「計度」。身為凡夫,「計度」怎麼樣這麼樣都無法除去。無法除卻得除去的是,完全是「佛智的計度」,願力回向之賜, 這就叫做「願力回向的大信心」。 【一四九】 不論何時看 我皆空空也 念力 願力 南無阿彌陀佛 漸漸聽聞佛法的話,就能被告知自己的智慧之小及多麼無能為力。同時能仰如來智慧海的無限。到此為止,用自己的「計度」把自己看得好大, 把如來看得很小的心態,自會感到慚愧,自會生於佛智之中,死於智慧光明之中。在有「命」之時,自能頂戴呼喚「我能護汝」的如來大悲的佛智 ,常懷「連這麼樣的我都要救」的憶念之心的人,是死於光明之中的人,往生無疑。我等往生的證據是南無阿 彌陀佛。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。 【一五O】 底無法知 大悲的佛智 呼喚聲 慶喜在迷的人生,被照育為能仰信無礙佛智的大虛空之身,沒有比這喜悅更大的歡喜。這又叫做「法悅」、「愛悅」、「喜愛心」,是任何東西也無法取代的歡喜。 與其早點入信,不如是仰佛智的不思議,歡喜「連這麼樣的我都要救」要好。 越仰越不思議,信心自然能頂戴。仰敬仰敬,佛智的不思議自然被信,生出「連這麼樣的我都要救」的就是「信心」。 【一五一】 南無阿彌陀佛 一呼喚聲 大滿足 佛智的不思議是大慈悲的不思議。我們唯有說「不思議…」外無話可說。真不思議真可貴。仰不思議是不思議,意和言語皆滅盡處,即是聖人說的:「歸命不可思議尊」! 不思議,是「連這麼樣的我都要救」的同時,亦是頂戴無限佛智的心境。這是念佛行者的特權。 若問愉快什麼,沒有比仰如來悲智的無限天更愉快的事了。這或許不是已吟味的人是無法知道的,但這是誰亦皆能嚐得到的,這就是淨土真宗。 【一五二】 我愚 連己愚都不知的愚者 滅智愚 大安心 「妄念是凡夫的自體也,妄念之外無別心」,這是源信和尚的法語。這法語真是尊貴的話,若能吟味此一句,心境將晴朗無雲吧。欲吟味佛法的真味者,置此一句於念頭,應好好地玩味,佳也。「妄念之外無別心」,即使是聽了三十年、四十年佛法的人,或許也很難容易味得吧。若明白這個的話,就會知道希望入信的心亦是妄念,思已入信的心亦是妄念吧。妄念是「計度」,依此一句當可知道凡夫的「計度」是如何地根深蒂固吧。 久遠劫來一直「計度」著的我,是只有妄念之心的主人,這樣的人就這樣地被救度,這不是佛智的不思議又是什麼呢。信佛智的不思議是不思議的信心,是盛開於泥沼中的蓮花,是自火中盛開的蓮花。願力的不思議在這裏。 【一五三】 拿掉信心的味道 念死! 「妄念是凡夫的自體也,妄念之外無別心」的法語存在著。「無別心」,是指心淨是妄念。 注意到這點,是佛非常深的恩德。聞之,「啊原來如此」地知道是很容易。知道容易,注意到很難。「知道了」和「注意到」大不相同。知道了沒有任何力量。使注意到,是被如來曉諭。 被注意一看的話,用這邊的力量「裝飾」自己的心是不需要的。裝飾了、思案了、掙扎了、以為入信了,那又如何,一點忙也幫不上。 真的知道「妄念之外無別心」的話,就該知道「想的、記得的、知道的、信了、入信了,都沒它們的事」。「雖沒它們的事,不得不聽聞」,是自大慶喜心之上,只要有命,聽聞如來的無量力功德的是念佛行者的樂趣法悅。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,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,常憶念如來的無量力功德與否的是,信和不信的分岐點。 讀後提問 ○善足:「注意到這點,是佛非常深 的恩德。聞之,『啊原來如此』地知道是很容易。知道容易,注意到很難。『知道了』和『注意到』大不相同。知道了沒有任何力量。使注意到,是被如來曉諭」。懇請師父為我繼續開示這段話的意思,我還是不解「知道了」和「注意到」的區別。南無阿彌 陀佛。 ◆回覆:南無阿彌陀佛 此問,問的好。「知道了」(I know)和「注意到」(被發現)的心態並不一樣。前者意味「我知道了」的主觀意識,所以瑞劔老師說:「知道了」沒有任何力量。後者意味本來沒有發現, 被對方吸引而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力,所以瑞劔老師說:「使注意到」,是被如來曉諭。 ○覺謙:請問師父: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,要怎麼領解? ◆回覆:這問題非常重要。不過這句話不可斷章取意,原文是「聽聞也是 無量力功德,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,常憶念如來的無量力功德與否的是信和不信的分岐點」。這句話含義很深,是真宗的眼目所在。意即我們能聽聞佛法是托無量力功德的福,所以聽聞的當下沒有「機功」,聽聞佛法而能不起執著我在聽聞的機功的心,這也 是托無量力功德的福,故說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。總之有的只是「恩海無量」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。 ○善光: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,這是不是在告訴我們自己是凡夫,凡夫是沒有力量去聽聞的。 ◆回覆: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,能注意到這句話的人很難得。這樣的反用語,在中文罕見。善光說的沒有錯,這是在告訴我們自己是凡夫,凡夫是沒有力量去聽聞的。這句話最大的用意是在提醒同朋:這不是在說「凡夫的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, 而是明示:「凡夫能發現自己不愛聽聞的事實(被發現)也是無量力功德」。又聽聞佛法而能不起機功聽聞的心,這也是托無量力功德的福,故說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。 ○善德:南無阿彌陀佛,師父,善德有些迷惑了。當老師慈悲開示「被阿 彌陀佛咬著哦」,善德大安心。在生活中常會對自己說,不怕不怕,被慈親咬著呢。這樣的安心也是「信心」嗎?懇請師父開示。 ◆回覆:這樣的安心是信心的入門,真正的信心是:即使沒在生活中對自己說:「不怕不怕,被慈親咬著呢」, 也是非常安堵、安心的,因汝「發現」自己就在慈親的懷抱中。這樣的安心是不需要自己去提醒的。 【一五四】 佛法是 聽聞了 知道了 捨 仰 還愚痴 就這樣地往生淨土不需要打扮、不需要準備。一副得到也不行的信心臉,想到 就努力不使忘記是不需要的。為何呢,那些皆是凡夫自力的「計度」、妄念的緣故。如此慎重地抱著妄念又有何用呢?真的能如此想時,同時也知道淨土真宗是為凡夫之教,是本願力不思議的宗教的話,始能嚐到二種深信的味道吧。「機的深信」是指使深信是罪惡生死的凡夫的佛智,亦是本願力。是被此佛智照,依本願力的不思議,使深信凡夫的無能、無力的信心。「我這樣愚癡的人也都要救」地仰信願力的是法的深信。「機的深信」外,沒有「法的深信」。又「法的深信」外,沒有「機的深信」。機也好法也好,皆是佛智圓照的南無阿彌陀佛。一南無阿彌陀佛全都是機,全都是法,是機法一體。 讀後提問 ○覺謙:請問師父:「一副得到也不行的信心臉」,要怎麼領解? ◆回覆:這是非常有味道的表達法。 是真宗慣有的用語,是兩句話合在一起說的,意即很多人學習本願的教法後,往往流露出「一副自以為已得到信心」的信心臉,即使有這樣的信心臉也還不行,也過不了關,所以說:「一副得到也不行的信心臉」。 ○覺光:南無阿彌陀佛,頂禮老師、 師父,感恩師父傳達無上尊貴的法語。請問師父,「想到就努力不使忘記是不需要的」這一句該如何領解?是「想到」什麼呢?南無阿彌陀佛。 ◆回覆:這在講凡夫性,即有想到(作意)(想起來)時就一副很精進的樣子,沒想到(忘記)時就心隨波轉。瑞劔老 師這句話在說:當汝想到(記起來)佛的慈悲就努力精進一番,要使自己不去忘記佛的慈悲等等,這都還是凡夫的計度,這樣的計度(想到就努力不使忘記)是不需要的,因為彌陀已悉知汝有多少能耐了。換句話說,佛不會跟著汝的作意不作意團團轉的。佛在 發下十八願的當下已知汝這凡夫有多少斤兩的。 【一五五】 阿彌陀如來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 不讓汝掉落喔的念力中 佛凡於茲冥合 這是如來的本願力 無礙光如來的悲智光明 響流十方大正覺二利圓滿的不思議哉 願力往生 難得可貴 「阿彌陀如來合掌,南無阿彌陀佛是不讓汝掉落的念力」 這是多可貴的事實呀。一想到被如來拜著,真是無言以對,唯有慚愧,唯有感恩。至今日為止,煩惱著要如何才能往生?要如何才能獲得信心? 如來來拜託:「請就那樣地來吧,我在等汝喔」,什麼疑心自力都不知跑到哪兒去了。唯有滿心地懺悔:「佛是這麼樣的慈悲呀,到今日的今日我竟然都聽到別的地方去了,真是對不起佛呀」。 又「本願力」雖也是耳熟能詳的事,那本願力的南無阿彌陀佛,竟然從自己出發,用自己的力量想要去「信」,所以才會不覺得其尊貴。但是現在終於知道「如來在拜託我,那就是本願力、是南無阿彌陀佛」,方始能信知南無阿彌陀佛的本願力是活生生地運作著。啊啊!真是懺悔,無 話可說,唯有投降。 【一五六】 大聖雖隱涅槃雲 如來的人格是「無我的大悲」「無分別的大智」,是在俗世無法看得到的大人格。雖然禪宗熱心的修行者,欲在此世得此人格,而拼命地修行,可是得此無比的大人格成佛的人,一人也沒有。佛是成就此的人,所以尊貴,光是想這點自然就低頭。即使是聽了佛這個字眼,自然會「佛是尊貴的尊貴的佛」,不論身在何處皆是對佛低頭。議論佛哪裡偉大、哪裡尊貴是不行的。一般的人因為研究佛研究的不夠,所以無法想「尊貴的」是沒法子的事。要知道佛的尊貴,讀《和讚》,好好的吟味吧。仔細地拜讀「疑惑和讚」和「正像末和讚」,不以傍觀者讀之,最好要置身其中地拜讀之才好。 【一五七】 聽聞了 聽到了 信了 獲得信心了 和我不相關 就那樣地抱著帶汝去喔拿走我的信心 給我南無阿彌陀佛的寶貝 本願力的不思議哉 說用「聞一念」往生的是,因為在聞一念頂戴南無阿彌陀佛,即是當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的緣故。頂戴南無阿彌陀佛是指,佛智大悲的結晶是南無阿彌陀佛,如來是南無阿彌陀佛,如來的威神功德不可思議是南無阿彌陀佛的緣故,心思: 「阿彌陀佛真可貴啊」「名號真可貴啊」的一念時,頂戴南無阿彌陀佛。若不認為那信心的佛可貴的話,法門不論知道多少,也不能說是信心。 讀後提問 ○善德:請問師父,「即是當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的緣故」,應當如何 領解呢? ◆回覆:完整的話,應是:「說用『聞一念』往生的是,因為在聞一念頂戴南無阿彌陀佛,即是當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的緣故」。依聞一念往生∥於聞一念頂戴南無阿彌陀佛∥當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。每個有佛子自覺 的人(信心的行者),都是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哦。這是真宗特殊的用語。 ○善德:南無阿彌陀佛,感恩師父開示。常常在生活中被住在一起的舍友提醒「虧你還是學佛的」,每每聽到這樣的話真是羞愧難當。「善德啊善德,你真是丟阿彌陀佛的臉啊」,想 想自己真是沒有一丁點佛子的自覺,更談不上「當阿彌陀佛的主人」了。只有乖乖聽話老老實實隨順慈親的呼喚聲才能找到回家的路。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,因緣真是不思議,善德一切聽憑師父安排。 ◆回覆:南無阿彌陀佛。學本願的人, 不會向人說:「虧你還是學佛的」,講這句話的人,難道本身就完美!其實講這句話的當下,是人相當傲慢。看人的過失容易,反省自己則難。 什麼是丟阿彌陀佛的臉呢?我們與生俱來帶有無始以來的習氣,阿彌陀佛要救的人不是完美的人,而是「凡 夫」。其實仔細觀察的話,不難發現:我們很難知道自己是凡夫,下意識中我們會忘記自己是凡夫,而去要求別人,所以煩惱就來了。佛子的自覺即是凡夫(零分)的自覺,在攝取不捨的光明中,凡夫方能有此自覺。否則人都看自己是完人,看別人是缺點一 堆。 ○善聞:現在越聽聞越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了。 ◆回覆:這樣才是「慚入佳境」。當自己的計度,英雄無用武之地時,自然會有越聽聞越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了的心境出來。所不同的是,雖什麼 都不懂了,但是心卻是安堵、安心的。故說「不思議」。 【一五八】 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 人一無心、無我的話,心性的光明顯現。如來是「無我的大悲者」、「無心的大智者」故,從其身心放光明。那光明是「大智的光明」、「大悲的光明」。光明能破眾生的無明黑 闇,這是真宗的淵源。 聖人在本典「總序」說此曰: 「無礙光明,破無明闇惠日」。 又在略典曰: 「夫無礙難思光耀(光明)滅苦證樂」。 「法」(無礙光、無礙光的利益) 的運作外沒有「機」(金剛的信心)。此「法」能成就是「機」。無礙光之外,眾生的信心也沒有,往生也沒有。 因此,尊貴地思念、仰信仰信、唯是仰信無礙光如來的相,就叫「信心」、「信心決定」、「金剛心」。 仰信無礙光處亦是我,亦是無礙光佛的運作。天親菩薩說專仰信無礙光的相,道: 「世尊我一心 歸命盡十方 無礙光如來」(南無阿彌陀佛)。 「無礙光如來」也是南無阿彌陀佛,「一心歸命」也是南無阿彌陀佛,所以聖人說: 「心念言語雙泯絕 歸命不可思議尊」。 讀後提問 ○善聞:「人一無心、無我的話,心性的光明顯現」。此處的無「我」,是指「我執」嗎?惡機很難做到像如來一樣真正的無我。後面的「仰信無 礙光處亦是我」,此處的是「我」是「南無」之意嗎?是「一心歸命的我」嗎?「『法』(無礙光、無礙光的利益)的運作外沒有『機』(金剛的信心)」。此處的「沒有『機』」,指的是沒有「機的努力」,或是機方的金剛信心是「法」所成就。是機法 一體之意,是嗎?南無阿彌陀佛! ◆回覆:不要被文字縛住了。第一段文,瑞劔老師在說,人為何無法顯現心性的光明,在於無法無我‧無心。佛為何能救眾生,不嫌棄如此之我,在於佛是無我的大悲者,無心的大智者。 「『法』(無礙光、無礙光的利益)的運作外沒有『機』(金剛的信心) 。此『法』能成就是『機』。無礙光之外,眾生的信心也沒有往生也沒有」,這段文在明法不離機,機法不二。不是指沒有機的努力(自己想會有錯)。 「仰信無礙光處亦是我,亦是無礙光佛的運作」,此文在明雖是凡夫,能仰信無礙光的也是我這凡夫人,這凡夫人能生仰信的心,不是凡夫的力量,而是無礙光的力用、運作(不存機功)。 人不可自卑,也不可自大。佛法不容易是吧。瑞劔老師說過,當往生人容易,做有佛法的人難。 【一五九】 不論什麼時候想起 是身被慈親抱在懷裏喔 思及歡喜 此世亦安穩 多數的人,在佛法上不知物的輕重。為何說不知物的輕重呢,因為老是在自己的心獲信了沒,苦惱心仍是老樣子地打轉,把重點放在自己的心如何如何,而不著眼於「若不生者」的佛本願,即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,即二利圓滿的大正覺。 不著眼,就是輕視的證據。 不重應重者,逐末而捨本,這就叫不知物的輕重。 【一六O】 七高僧 親鸞聖人 蓮如上人 仰信大人格 即為信心 《御文章》、《和讚》、《歎異鈔》等,同樣的一句話得不斷地重複拜讀。如此,昨日沒有注意到的地方,今日會發現;去年沒發現到的地方,今年發現了;幾十年也沒留意到的地方,今始發現。「總序之文」即是如此。文曰: 「難思弘誓度難度海大船,無礙光明破無明闇惠日」。 這麼樣尊貴,這樣用一句離生死表達的淋漓盡致的言語,其他地方不多見。我每天憶念此語,至今70年,超過90歲的今天為止,一直都感親切常感新鮮可貴。生死問題的解決,不在多讀多聞,而是「依一句治萬劫之渴」。思此一句外無佛法,此一句外沒有往生之道,珍重地頂戴,尊敬地頂戴處,信心決定。 「依一句一生 無不自由」 (瑞劔)。 讀後提問 ○問:「他不多見」一句在文中為何 意? ◆回覆:其他地方不多見。指除此聖句外,其他地方再也看不到。是極讚嘆此聖句的話。 ○問:請師父開示「依一句一生 無不自由」。 ◆回覆:瑞劔老師說過:一句治萬劫 渴,一句若受用,一生沒有不自由。 【一六一】 會墮地獄喔 會墮地獄喔 水桶內的蝦子 怎麼飛怎麼跳 皆在水桶內 人就像「蝦子」一樣的存在,被放在叫迷世(娑婆)這個大水桶內,不論怎麼飛怎麼跳皆無法從這個水桶內出來,真是悲哀呀。此世是依人有漏(煩惱)的業報顯現的世界,人的身體亦是帶著有漏的業報而生之身。 那有漏的業今現在持續著。此故不論汝如何飛跳、不論如何想像、不論做了多少善、又不論怎麼掙扎、怎麼往上爬,皆無法出這個浮世的水桶外。不知此事實,聽聞佛法,就起各樣的計度:這樣想的話會獲救吧、那樣想的話會被救吧、安心的話就能往生吧、獲得信心的話能往生吧、又做善事又念佛的話就能往生極樂吧等,這樣的思慮,是懷疑本願力。 「怎麼樣也無法往生 有本願故方能往生」(瑞劔)。 【一六二】 被喚回慈親鄉 喚我故往生極樂 人如水桶內的「蝦子」,如何飛如何跳都不行,無法到水桶外的悟的世界、佛的境界、涅槃常樂城。那麼怎麼辦呢?阿彌陀佛憐憫我,從佛的世界來到人的世界,救度一切的人類,不,是一切眾生。 但是人可悲的是,境界異故,無法見到佛身、佛心。此故阿彌陀佛慈親,成為叫南無阿彌陀佛的本願力的「呼喚聲」,來到這世間。 「呼喚聲」一真心徹到,阿彌陀佛的大慈悲心感應了,由內心發出「感謝」,那即是如來的本願力實現了。如此,人住於往生一定的信念裏。 讀後提問 ○道勝:「阿彌陀佛憐愍我,從佛的世界來到人的世界,救度一切的人類,不,是一切眾生」。此句中的「人類」 與「眾生」有何深意,請老師開示。南無阿彌陀佛,南無阿彌陀佛。 ◆回覆:人類只局限人界,眾生則泛指一切有情。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384390.html 呼喚聲(6) 2023-10-30 2024-10-30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384390.html
台北法雷念佛會 108 台北市萬華區廣州街106號4樓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384390.html
https://schema.org/EventMovedOnline https://schema.org/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
2023-10-30 http://schema.org/InStock TWD 0 https://www.taipei2.url.tw/hot_384390.html

呼喚聲(6)

【一四O

凡夫者 不知自己真的想要什麼

自如來頂戴慈悲 方知「就是這個就是這個,我想要的就

是這個」

底下的凡愚真是沒辦法的傢伙,自己不知自己想要什麼。以為真的想要的是金錢、名譽和權勢吧,卻不是這麼一回事。不管給了多少還是不滿足。無法滿足的東西就不能說是真的想要的東西。人真的想要的東西,只有如來知道。頂戴如來是徹底地清楚知道後才施給我們想要的東西時,方始知道自己想要的就是這個。

「能破眾生一切無明,能滿眾生一切志願」(行卷)。

遇到無上淨信曉,生死苦海置之於後一看時,此時人方始滿足慶喜。這皆是願力的御回向。如來的本願完全為此。

「若問如來所作願

不捨苦惱諸有情

慈悲以回向為首

大悲心於此成就」(和讚)。

「所施為趣求」,「賜物」即是「求物」。願力回向之中有我的大滿足。願心之中有我的大慶喜心。願力成就之相,就是南無阿彌陀佛。本願成就之相,就是淨土的光壽海、是盡十方無礙光如來。

【一四一】

佛法若無常立足於業道鏡前、深念無常、思生死是一大事也而聽聞的話,無法嚐到如來大悲的本願佛法不是為死而有。是透過死,透過生,為了體得如來的真實義,為了能如釋迦牟尼佛、如阿彌陀如來一樣,成為不斷地活動如來真生命的智慧和慈悲的活動之身。為了體得如來的真實心、法門的真實義,人雖然是人,不得不老實,不得不像人。不,是不得不認真。要如此唯有念「死」。人只有面對死時才會認真老實。不思死,不念無常,如何能體解佛法的真實義、如來的大悲心?

親鸞聖人的教法,是在活著之時,念死、覺悟死,迷執的命結束,與如來的無量壽相繫,在此一次往生,剩下來的生命在光明攝取的光中「自信教人信」、行如來行、入念佛的生活,是教我們入參 加如來妙行的生活。死

的話則在安養的淨土開妙果,令我們成光明無量、壽命無量的覺體(佛)。要言之,活著時沒頂戴如來的大悲心不行。如來的大悲心裏,無生亦無死。攝取光中之身,常與如來的生命相繫著。

【一四二】

我的心是泥溝水

濁而不清的心故

不濁的是慈親之清淨心

真實功德的南無阿彌陀佛

一定救度汝喔之誓願力

啊啦 真可靠 真可靠

不管什麼,想要離生死的話,非得發金剛之志,一心不亂地朝一道直進不可。

展開於我等之前的道,唯有本願的白道,唯有大悲的「呼喚聲」。

「呼喚聲」太強了,善亦不思,惡亦不思,淨心也好穢心也好,皆共融化於「呼喚聲」之中,忘記了自己。於大悲的勅命中被安心。

「去吧 來喔 之中忘己哉」

(瑞劔)。

「善惡想信 皆全拋

仰之 天空明月光皎皎」

(瑞劔)。

【一四三】

如來說

「我相信汝一定獲救

信故呼喚汝」

如來的決定心有故

凡夫必是往生一定

阿彌陀如來成正覺時,自始抱我於大悲之胸而勵修行,願行成就,言道:

「我(如來)成正覺成了叫南無阿彌陀佛的佛。因此我正覺大悲的血液通於汝,以那血液,汝亦成佛,必成。我(如來)信此事。

汝往生成佛之相映於我正覺之鏡的,就是我的正覺。咱們一起成佛吧」。

此相,是南無阿彌陀佛,是「唯念佛」。

如來的本願大悲之腹中宿著我,兆載永劫的御修行的每一行,其中宿著我,正覺之中抱著我故,我自正覺華化生,輕輕鬆鬆地往生淨土。

【一四四】

觸及真實慈悲願心的光明

疑心之冰亦被融 安心

仰佛智不思議的名號 方能歡喜

阿彌陀如來是大悲的光明、無礙佛智的大放射能。大智大悲的光明,是如來全生命的運作。如來的生命、

肉、血、心,共為我一人運作著。有那運作故,唯有依那運作,我的無明之闇方得晴。就如太陽昇上東天,十方的闇黑晴朗一樣。使闇放晴,令得往生的力量就名「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」(南無阿彌陀佛)。當如來是盲人,當名號是死物的話真可惜。怎樣也不捨棄我的是慈親。親鸞聖人說無礙光如來大悲的運作是:

「無礙光明破無明闇惠日」。

亦於《略典》說:

「夫無礙難思光耀滅苦證樂,萬行圓備嘉號消障除疑」。

一句能治萬劫渴。

【一四五】

佛的生命 南無阿彌陀佛

來電而為我的生命

親和子同一生命

聲聲氣息是念佛

如來大悲的大生命很尊貴、很難得。攝諸善法,具諸德本,以真如一

實的大生命(真如)為生命。不,是兩手抱著一切眾生的一大生命。那就是南無阿彌陀佛。

「南無阿彌陀佛是真如的原形」(六要鈔)。

但是,子不知親心,長久以來,我離開故鄉流浪著。慈親尋找、四處

尋找我的孩子,終於捉個正著。「汝之親是我,汝之親在此喔」,初見面的這言語、這慈相、這慈顏、這大悲心是南無阿彌陀佛。

「慈親呀」!我忘我地衝口而出水火二河的惡心、惡行也都忘了地伏首於慈親的懷裏。我出聲叫「慈親呀」!那就是「唯念佛」,是感應道交,入我我入的妙趣。

讀後提問

○善聞:南無阿彌陀佛,感恩師父的說法,讓我喊出「慈親呀」!

癡兒、愚兒、阿呆,慈親一直輕輕喚我乳名。南無阿彌陀佛,醒醒!南

無阿彌陀佛,該醒來了!

子不知親心,長久以來,我離開故鄉流浪著。慈親尋找、四處尋找我孩子,終於捉個正著。阿呆是「心常念惡,口常言惡,身常行惡,曾無一善」;慈親又對彌勒菩薩說「彌勒當知,汝從無數劫來,修菩薩行,欲度眾生,

其已久遠。從汝得道,至於泥洹不可稱數。汝及十方諸天人民一切四眾,永劫已來,輾轉五道,憂畏勤苦,不可具言,乃至今世,生死不絕」,慈親是「我哀愍汝等諸天人民,甚於父母念子」;「以不請之法,施諸黎庶。如純孝之子,愛敬父母。於諸眾生,

視若自己,一切善本,皆度彼岸。悉獲諸佛無量功德」。「世間如是,佛皆哀之」……這些我都不懂,現在其實也不懂。「慈親呀」!忘我地衝口而出:南無阿彌陀佛,慈親呀!讓我乖乖伏在您懷中!

○善光:十劫以來,不,是無量劫以

來,大慈親不停地呼喚著:「汝之親是我,汝之親在此喔;汝之親是我,汝之親在此喔;汝之親是我,汝之親在此喔!」被慈親的喚聲喚醒,被慈親的不捨感動,除了慈親誰會這樣一直喚著我,只有慈親,唯有慈親。我出聲叫「慈親呀」,那就是「唯念

佛」,是感應道交,入我我入的妙趣。南無阿彌陀佛,就是入我我入的一體的親子合一的真生命。南無阿彌陀佛

就是我呀,是慈親賜予的真生命,親子合一的真生命(南無阿彌陀佛)。

【一四六】

阿彌陀如來是

萬法一如的「實相身」

為眾生的「為物身」

實相‧為物不二的佛身

南無阿彌陀佛

阿彌陀如來是為眾生之身,那大生命是為我的無量壽‧無量光。如來為眾生發大志願成如斯覺者,其悲願成就為阿彌陀如來,今現在立於我等之前。此如來不可思議的大志願、大念力、大悲就叫「本願」、「本願力」「願心」。

阿彌陀如來實是「本願」的結晶是本願身(願身)。又如來為將自身的大悲大智給眾生而建本願。我們依本願的信心,依回向的淨信,頂戴如來的大善大功德。如來實是回向成就之相。

【一四七】

說法的時候 當持威嚴如法

歸我的話 初入法

《教行信證》之文是親鸞聖人的法身,其又是佛心、佛智。一接觸之,有著無法言喻的尊貴與重量。自被由文文句句發出的靈光感動。這是佛陀

的生命,亦是我等的生命。

談自己的入信體驗等,也有人說苦心談釣人,說凡夫的苦心談那樣的話,那又如何。見「法」,入「法」,住「法」,唯仰佛智不思議之法的話,自然聽聞的人也會感受到法的不思議而仰法。

聖人自不述入信苦心談,一直都是慶喜著「法德自然的妙益」。彼「三願轉入」的述懷,是聖人仰「法德自然之妙益」的相狀。

讀後提問

○善聞:每天的每天的聽聞,越來越覺得尊貴,不思議!慈親呀!忍不住

叫您一聲「慈親呀,南無阿彌陀佛!」我的入信體驗又如何,不值一提!往生,是佛智不思議的力用,是佛心,佛力,本願力,是法,是無上尊貴的南無阿彌陀佛!

一直以為你只是滿身瓔珞,身著華衣,足登蓮台。不曾想過你也會身穿

袈裟,圓領汗衫,坐著輪椅一字一句,血淚教我,渾身說法。教我這根本沒有資格聽聞的阿呆今現在喲,唯低頭,忍不住再叫一聲:慈親呀!不思議!難思議!什麼時候才能明白你千辛萬苦只為我一人,什麼時候才能明白「就這樣地,就這樣地」…。

○蒙光:「苦心談」一詞,似懂非懂,恭請師父為我等開示其相狀。又,以前老師在法座上說到過「機歎懺悔」與此是否相關呢?

◆回覆:真宗的同朋易犯的毛病,即唯恐人家不知他是多麼辛苦才得到信心,見人就談自己如何如何辛苦才有

今天這點「成就」,而忘了讚嘆如來。強調機功、忘佛恩就是典型的「苦心談」。

○蒙光:「歸我的話 初入法」|此一句語義不明,懇請師父為我開示。

◆回覆:說法的時候,如法一樣,有法的威嚴。但是沒說法時,回到自己

(歸我)的時候,自己是未聞前之嬰(初入法、初入道)。

人談法的時候,多是「說時似悟」,高高在上,因此沒說法時會產生錯覺

,以為自己是有佛法的人,忘記自己是凡夫。因此,瑞劔老師提醒我們,不要以為會說幾句法語就忘了自己是

凡夫的事實,歸我的時候,是未聞前之嬰,是初入法的人。

○善融:請師父開示「苦心談釣人」。

◆回覆:這是瑞劔老師幽默的用語。因為古來學本願的人很容易陷到「強調機功」的洞穴去,即向人訴說自己

經歷了如何又如何,才與眾不同地獲得信心了,講自己的求法的遭遇以吸引別人的注目,這即是用「苦心談釣人」。談自己求法的過程本來無過,但是講多了自己的經驗後,不知為何,大多數的人鼻子都變長了,忘記自己是凡夫,忘記了恩海無量,忘記了托

佛的福,有的只是「自己」如何如

何才獲得信心了。這心態都是我們該謹慎的。

【一四八】

人不知 計度草之根有多深

頂戴佛經始吃驚的是,佛智的不思議,同時亦驚生死海的深廣。一想到「計度」的根之深時,真是手足無措。凡夫想也好,不想也好,淨是妄念。直到信佛智不思議是不思議為止,

這「計度」是無法拂除得了的。

想用自己的力量除掉「計度」的是「計度」。想信,無法信,於是掙扎,這掙扎全是凡夫自力的「計度」。身為凡夫,「計度」怎麼樣這麼樣都無法除去。無法除卻得除去的是,完全是「佛智的計度」,願力回向之賜,

這就叫做「願力回向的大信心」。

【一四九】

不論何時看 我皆空空也

念力 願力 南無阿彌陀佛

漸漸聽聞佛法的話,就能被告知自己的智慧之小及多麼無能為力。同時能仰如來智慧海的無限。到此為止,用自己的「計度」把自己看得好大,

把如來看得很小的心態,自會感到慚愧,自會生於佛智之中,死於智慧光明之中。在有「命」之時,自能頂戴呼喚「我能護汝」的如來大悲的佛智

,常懷「連這麼樣的我都要救」的憶念之心的人,是死於光明之中的人,往生無疑。我等往生的證據是南無阿

彌陀佛。

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。

【一五O

底無法知 大悲的佛智 呼喚聲

慶喜在迷的人生,被照育為能仰信無礙佛智的大虛空之身,沒有比這喜悅更大的歡喜。這又叫做「法悅」、「愛悅」、「喜愛心」,是任何東西也無法取代的歡喜。

與其早點入信,不如是仰佛智的不思議,歡喜「連這麼樣的我都要救」要好。

越仰越不思議,信心自然能頂戴。仰敬仰敬,佛智的不思議自然被信,生出「連這麼樣的我都要救」的就是「信心」。

【一五一】

南無阿彌陀佛

一呼喚聲 大滿足

佛智的不思議是大慈悲的不思議。我們唯有說「不思議…」外無話可說。真不思議真可貴。仰不思議是不思議,意和言語皆滅盡處,即是聖人說的:「歸命不可思議尊」!

不思議,是「連這麼樣的我都要救」的同時,亦是頂戴無限佛智的心境。這是念佛行者的特權。

若問愉快什麼,沒有比仰如來悲智的無限天更愉快的事了。這或許不是已吟味的人是無法知道的,但這是誰亦皆能嚐得到的,這就是淨土真宗。

【一五二】

我愚 連己愚都不知的愚者

滅智愚 大安心

「妄念是凡夫的自體也,妄念之外無別心」,這是源信和尚的法語。這法語真是尊貴的話,若能吟味此一句,心境將晴朗無雲吧。欲吟味佛法的真味者,置此一句於念頭,應好好地玩味,佳也。「妄念之外無別心」,即使是聽了三十年、四十年佛法的人,或許也很難容易味得吧。若明白這個的話,就會知道希望入信的心亦是妄念,思已入信的心亦是妄念吧。妄念是「計度」,依此一句當可知道凡夫的「計度」是如何地根深蒂固吧。

久遠劫來一直「計度」著的我,是只有妄念之心的主人,這樣的人就這樣地被救度,這不是佛智的不思議又是什麼呢。信佛智的不思議是不思議的信心,是盛開於泥沼中的蓮花,是自火中盛開的蓮花。願力的不思議在這裏。

【一五三】

拿掉信心的味道

念死!

「妄念是凡夫的自體也,妄念之外無別心」的法語存在著。「無別心」,是指心淨是妄念。

注意到這點,是佛非常深的恩德。聞之,「啊原來如此」地知道是很容易。知道容易,注意到很難。「知道了」和「注意到」大不相同。知道了沒有任何力量。使注意到,是被如來曉諭。

被注意一看的話,用這邊的力量「裝飾」自己的心是不需要的。裝飾了、思案了、掙扎了、以為入信了,那又如何,一點忙也幫不上。

真的知道「妄念之外無別心」的話,就該知道「想的、記得的、知道的、信了、入信了,都沒它們的事」。「雖沒它們的事,不得不聽聞」,是自大慶喜心之上,只要有命,聽聞如來的無量力功德的是念佛行者的樂趣法悅。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,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,常憶念如來的無量力功德與否的是,信和不信的分岐點。

讀後提問

○善足:「注意到這點,是佛非常深

的恩德。聞之,『啊原來如此』地知道是很容易。知道容易,注意到很難。『知道了』和『注意到』大不相同。知道了沒有任何力量。使注意到,是被如來曉諭」。懇請師父為我繼續開示這段話的意思,我還是不解「知道了」和「注意到」的區別。南無阿彌

陀佛。

◆回覆:南無阿彌陀佛

此問,問的好。「知道了」(I know)和「注意到」(被發現)的心態並不一樣。前者意味「我知道了」的主觀意識,所以瑞劔老師說:「知道了」沒有任何力量。後者意味本來沒有發現,

被對方吸引而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力,所以瑞劔老師說:「使注意到」,是被如來曉諭。

○覺謙:請問師父: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,要怎麼領解?

◆回覆:這問題非常重要。不過這句話不可斷章取意,原文是「聽聞也是

無量力功德,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,常憶念如來的無量力功德與否的是信和不信的分岐點」。這句話含義很深,是真宗的眼目所在。意即我們能聽聞佛法是托無量力功德的福,所以聽聞的當下沒有「機功」,聽聞佛法而能不起執著我在聽聞的機功的心,這也

是托無量力功德的福,故說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。總之有的只是「恩海無量」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阿彌陀佛。

○善光: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,這是不是在告訴我們自己是凡夫,凡夫是沒有力量去聽聞的。

◆回覆: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,能注意到這句話的人很難得。這樣的反用語,在中文罕見。善光說的沒有錯,這是在告訴我們自己是凡夫,凡夫是沒有力量去聽聞的。這句話最大的用意是在提醒同朋:這不是在說「凡夫的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,

而是明示:「凡夫能發現自己不愛聽聞的事實(被發現)也是無量力功德」。又聽聞佛法而能不起機功聽聞的心,這也是托無量力功德的福,故說「不聽聞也是無量力功德」。

○善德:南無阿彌陀佛,師父,善德有些迷惑了。當老師慈悲開示「被阿

彌陀佛咬著哦」,善德大安心。在生活中常會對自己說,不怕不怕,被慈親咬著呢。這樣的安心也是「信心」嗎?懇請師父開示。

◆回覆:這樣的安心是信心的入門,真正的信心是:即使沒在生活中對自己說:「不怕不怕,被慈親咬著呢」,

也是非常安堵、安心的,因汝「發現」自己就在慈親的懷抱中。這樣的安心是不需要自己去提醒的。

【一五四】

佛法是

聽聞了 知道了

還愚痴 就這樣地往生淨土不需要打扮、不需要準備。一副得到也不行的信心臉,想到

就努力不使忘記是不需要的。為何呢,那些皆是凡夫自力的「計度」、妄念的緣故。如此慎重地抱著妄念又有何用呢?真的能如此想時,同時也知道淨土真宗是為凡夫之教,是本願力不思議的宗教的話,始能嚐到二種深信的味道吧。「機的深信」是指使深信是罪惡生死的凡夫的佛智,亦是本願力。是被此佛智照,依本願力的不思議,使深信凡夫的無能、無力的信心。「我這樣愚癡的人也都要救」地仰信願力的是法的深信。「機的深信」外,沒有「法的深信」。又「法的深信」外,沒有「機的深信」。機也好法也好,皆是佛智圓照的南無阿彌陀佛。一南無阿彌陀佛全都是機,全都是法,是機法一體。

讀後提問

○覺謙:請問師父:「一副得到也不行的信心臉」,要怎麼領解?

◆回覆:這是非常有味道的表達法。

是真宗慣有的用語,是兩句話合在一起說的,意即很多人學習本願的教法後,往往流露出「一副自以為已得到信心」的信心臉,即使有這樣的信心臉也還不行,也過不了關,所以說:「一副得到也不行的信心臉」。

○覺光:南無阿彌陀佛,頂禮老師、

師父,感恩師父傳達無上尊貴的法語。請問師父,「想到就努力不使忘記是不需要的」這一句該如何領解?是「想到」什麼呢?南無阿彌陀佛。

◆回覆:這在講凡夫性,即有想到(作意)(想起來)時就一副很精進的樣子,沒想到(忘記)時就心隨波轉。瑞劔老

師這句話在說:當汝想到(記起來)佛的慈悲就努力精進一番,要使自己不去忘記佛的慈悲等等,這都還是凡夫的計度,這樣的計度(想到就努力不使忘記)是不需要的,因為彌陀已悉知汝有多少能耐了。換句話說,佛不會跟著汝的作意不作意團團轉的。佛在

發下十八願的當下已知汝這凡夫有多少斤兩的。

【一五五】

阿彌陀如來合掌 南無阿彌陀佛

不讓汝掉落喔的念力中

佛凡於茲冥合

這是如來的本願力

無礙光如來的悲智光明

響流十方大正覺二利圓滿的不思議哉

願力往生 難得可貴

「阿彌陀如來合掌,南無阿彌陀佛是不讓汝掉落的念力」

這是多可貴的事實呀。一想到被如來拜著,真是無言以對,唯有慚愧,唯有感恩。至今日為止,煩惱著要如何才能往生?要如何才能獲得信心?

如來來拜託:「請就那樣地來吧,我在等汝喔」,什麼疑心自力都不知跑到哪兒去了。唯有滿心地懺悔:「佛是這麼樣的慈悲呀,到今日的今日我竟然都聽到別的地方去了,真是對不起佛呀」。

又「本願力」雖也是耳熟能詳的事,那本願力的南無阿彌陀佛,竟然從自己出發,用自己的力量想要去「信」,所以才會不覺得其尊貴。但是現在終於知道「如來在拜託我,那就是本願力、是南無阿彌陀佛」,方始能信知南無阿彌陀佛的本願力是活生生地運作著。啊啊!真是懺悔,無

話可說,唯有投降。

【一五六】

大聖雖隱涅槃雲

如來的人格是「無我的大悲」「無分別的大智」,是在俗世無法看得到的大人格。雖然禪宗熱心的修行者,欲在此世得此人格,而拼命地修行,可是得此無比的大人格成佛的人,一人也沒有。佛是成就此的人,所以尊貴,光是想這點自然就低頭。即使是聽了佛這個字眼,自然會「佛是尊貴的尊貴的佛」,不論身在何處皆是對佛低頭。議論佛哪裡偉大、哪裡尊貴是不行的。一般的人因為研究佛研究的不夠,所以無法想「尊貴的」是沒法子的事。要知道佛的尊貴,讀《和讚》,好好的吟味吧。仔細地拜讀「疑惑和讚」和「正像末和讚」,不以傍觀者讀之,最好要置身其中地拜讀之才好。

【一五七】

聽聞了 聽到了 信了 獲得信心了

和我不相關 就那樣地抱著帶汝去喔拿走我的信心

給我南無阿彌陀佛的寶貝

本願力的不思議哉

說用「聞一念」往生的是,因為在聞一念頂戴南無阿彌陀佛,即是當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的緣故。頂戴南無阿彌陀佛是指,佛智大悲的結晶是南無阿彌陀佛,如來是南無阿彌陀佛,如來的威神功德不可思議是南無阿彌陀佛的緣故,心思:

「阿彌陀佛真可貴啊」「名號真可貴啊」的一念時,頂戴南無阿彌陀佛。若不認為那信心的佛可貴的話,法門不論知道多少,也不能說是信心。

讀後提問

○善德:請問師父,「即是當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的緣故」,應當如何

領解呢?

◆回覆:完整的話,應是:「說用『聞一念』往生的是,因為在聞一念頂戴南無阿彌陀佛,即是當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的緣故」。依聞一念往生∥於聞一念頂戴南無阿彌陀佛∥當了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。每個有佛子自覺

的人(信心的行者),都是南無阿彌陀佛的主人哦。這是真宗特殊的用語。

○善德:南無阿彌陀佛,感恩師父開示。常常在生活中被住在一起的舍友提醒「虧你還是學佛的」,每每聽到這樣的話真是羞愧難當。「善德啊善德,你真是丟阿彌陀佛的臉啊」,想

想自己真是沒有一丁點佛子的自覺,更談不上「當阿彌陀佛的主人」了。只有乖乖聽話老老實實隨順慈親的呼喚聲才能找到回家的路。人身難得,佛法難聞,因緣真是不思議,善德一切聽憑師父安排。

◆回覆:南無阿彌陀佛。學本願的人,

不會向人說:「虧你還是學佛的」,講這句話的人,難道本身就完美!其實講這句話的當下,是人相當傲慢。看人的過失容易,反省自己則難。

什麼是丟阿彌陀佛的臉呢?我們與生俱來帶有無始以來的習氣,阿彌陀佛要救的人不是完美的人,而是「凡

夫」。其實仔細觀察的話,不難發現:我們很難知道自己是凡夫,下意識中我們會忘記自己是凡夫,而去要求別人,所以煩惱就來了。佛子的自覺即是凡夫(零分)的自覺,在攝取不捨的光明中,凡夫方能有此自覺。否則人都看自己是完人,看別人是缺點一

堆。

○善聞:現在越聽聞越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了。

◆回覆:這樣才是「慚入佳境」。當自己的計度,英雄無用武之地時,自然會有越聽聞越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了的心境出來。所不同的是,雖什麼

都不懂了,但是心卻是安堵、安心的。故說「不思議」。

【一五八】

無礙光明 破無明闇

人一無心、無我的話,心性的光明顯現。如來是「無我的大悲者」、「無心的大智者」故,從其身心放光明。那光明是「大智的光明」、「大悲的光明」。光明能破眾生的無明黑

闇,這是真宗的淵源。

聖人在本典「總序」說此曰:

「無礙光明,破無明闇惠日」。

又在略典曰:

「夫無礙難思光耀(光明)滅苦證樂」。

「法」(無礙光、無礙光的利益)

的運作外沒有「機」(金剛的信心)。此「法」能成就是「機」。無礙光之外,眾生的信心也沒有,往生也沒有。

因此,尊貴地思念、仰信仰信、唯是仰信無礙光如來的相,就叫「信心」、「信心決定」、「金剛心」。

仰信無礙光處亦是我,亦是無礙光佛的運作。天親菩薩說專仰信無礙光的相,道:

「世尊我一心 歸命盡十方 無礙光如來」(南無阿彌陀佛)。

「無礙光如來」也是南無阿彌陀佛,「一心歸命」也是南無阿彌陀佛,所以聖人說:

「心念言語雙泯絕 歸命不可思議尊」。

讀後提問

○善聞:「人一無心、無我的話,心性的光明顯現」。此處的無「我」,是指「我執」嗎?惡機很難做到像如來一樣真正的無我。後面的「仰信無

礙光處亦是我」,此處的是「我」是「南無」之意嗎?是「一心歸命的我」嗎?「『法』(無礙光、無礙光的利益)的運作外沒有『機』(金剛的信心)」。此處的「沒有『機』」,指的是沒有「機的努力」,或是機方的金剛信心是「法」所成就。是機法

一體之意,是嗎?南無阿彌陀佛!

◆回覆:不要被文字縛住了。第一段文,瑞劔老師在說,人為何無法顯現心性的光明,在於無法無我‧無心。佛為何能救眾生,不嫌棄如此之我,在於佛是無我的大悲者,無心的大智者。

「『法』(無礙光、無礙光的利益)的運作外沒有『機』(金剛的信心)

。此『法』能成就是『機』。無礙光之外,眾生的信心也沒有往生也沒有」,這段文在明法不離機,機法不二。不是指沒有機的努力(自己想會有錯)。

「仰信無礙光處亦是我,亦是無礙光佛的運作」,此文在明雖是凡夫,能仰信無礙光的也是我這凡夫人,這凡夫人能生仰信的心,不是凡夫的力量,而是無礙光的力用、運作(不存機功)。

人不可自卑,也不可自大。佛法不容易是吧。瑞劔老師說過,當往生人容易,做有佛法的人難。

【一五九】

不論什麼時候想起

是身被慈親抱在懷裏喔

思及歡喜 此世亦安穩

多數的人,在佛法上不知物的輕重。為何說不知物的輕重呢,因為老是在自己的心獲信了沒,苦惱心仍是老樣子地打轉,把重點放在自己的心如何如何,而不著眼於「若不生者」的佛本願,即南無阿彌陀佛的功德力,即二利圓滿的大正覺。

不著眼,就是輕視的證據。

不重應重者,逐末而捨本,這就叫不知物的輕重。

【一六O

七高僧

親鸞聖人

蓮如上人

仰信大人格

即為信心

《御文章》、《和讚》、《歎異鈔》等,同樣的一句話得不斷地重複拜讀。如此,昨日沒有注意到的地方,今日會發現;去年沒發現到的地方,今年發現了;幾十年也沒留意到的地方,今始發現。「總序之文」即是如此。文曰:

「難思弘誓度難度海大船,無礙光明破無明闇惠日」。

這麼樣尊貴,這樣用一句離生死表達的淋漓盡致的言語,其他地方不多見。我每天憶念此語,至今70年,超過90歲的今天為止,一直都感親切常感新鮮可貴。生死問題的解決,不在多讀多聞,而是「依一句治萬劫之渴」。思此一句外無佛法,此一句外沒有往生之道,珍重地頂戴,尊敬地頂戴處,信心決定。

「依一句一生 無不自由」

(瑞劔)。

讀後提問

○問:「他不多見」一句在文中為何

意?

◆回覆:其他地方不多見。指除此聖句外,其他地方再也看不到。是極讚嘆此聖句的話。

○問:請師父開示「依一句一生 無不自由」。

◆回覆:瑞劔老師說過:一句治萬劫

渴,一句若受用,一生沒有不自由。

【一六一】

會墮地獄喔 會墮地獄喔

水桶內的蝦子

怎麼飛怎麼跳 皆在水桶內

人就像「蝦子」一樣的存在,被放在叫迷世(娑婆)這個大水桶內,不論怎麼飛怎麼跳皆無法從這個水桶內出來,真是悲哀呀。此世是依人有漏(煩惱)的業報顯現的世界,人的身體亦是帶著有漏的業報而生之身。

那有漏的業今現在持續著。此故不論汝如何飛跳、不論如何想像、不論做了多少善、又不論怎麼掙扎、怎麼往上爬,皆無法出這個浮世的水桶外。不知此事實,聽聞佛法,就起各樣的計度:這樣想的話會獲救吧、那樣想的話會被救吧、安心的話就能往生吧、獲得信心的話能往生吧、又做善事又念佛的話就能往生極樂吧等,這樣的思慮,是懷疑本願力。

「怎麼樣也無法往生 有本願故方能往生」(瑞劔)。

【一六二】

被喚回慈親鄉

喚我故往生極樂

人如水桶內的「蝦子」,如何飛如何跳都不行,無法到水桶外的悟的世界、佛的境界、涅槃常樂城。那麼怎麼辦呢?阿彌陀佛憐憫我,從佛的世界來到人的世界,救度一切的人類,不,是一切眾生。

但是人可悲的是,境界異故,無法見到佛身、佛心。此故阿彌陀佛慈親,成為叫南無阿彌陀佛的本願力的「呼喚聲」,來到這世間。

「呼喚聲」一真心徹到,阿彌陀佛的大慈悲心感應了,由內心發出「感謝」,那即是如來的本願力實現了。如此,人住於往生一定的信念裏。

讀後提問

○道勝:「阿彌陀佛憐愍我,從佛的世界來到人的世界,救度一切的人類,不,是一切眾生」。此句中的「人類」

與「眾生」有何深意,請老師開示。南無阿彌陀佛,南無阿彌陀佛。

◆回覆:人類只局限人界,眾生則泛指一切有情。